座谈任何生物都绕不开食与色这六个话题,我随口答应下来

纷 繁 世 界

当年冬季认识了邻班的一个女人,生的义诊净净,高额头,马尾辫。

4×4矩阵键盘实拍照如下图。其构成是4行(L1:4)x
4列(R1:4)共16个按键,当第n行、第m列的按钮(n, m)按下时,引脚
Ln 与 Rm 导通:

保 持 初 心 

这天放学,走廊里他拖着拉杆箱走过来:“你是完颜澄吗?”

图片 1

▎没想到你们是那么重口的卖萌生物

文/张涛拉罕

在奇特的天体里,生活着各式各个只要看上一眼,便令人心头小鹿乱撞、不可能抑制的萌物们。

古人云“食、色,性也。”谈论任何生物都绕不开食与色这三个话题;虽说天大地大,卖萌最大,但哪怕是最可喜的卖萌生物,也有关于上述两点的黑历史和小秘密。

明日,我们就来扒一扒卖萌生物们最鲜为人知的另一面。顺带一提,这是黑暗又重口的另一面。(可是自己晓得,你们就喜爱那个,哈)

只顾!下文可能会烧毁你的三观,请将三观取出并放置在大厅后继续寓目。

我说:“是啊。”

 

—  食之篇  —

“那一块走吧。”她邀请道。

 

血淋淋吃肉的猫熊

说起卖萌生物,头脑中第一跳出的就是团团、胖乎乎、毛绒绒的熊猫。

作为不卖萌会死星人的分量级代表,大熊猫素以憨态可掬的外部出名于世,它们那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愚昧行为平时乐得大家哈哈大笑,嘴都合不拢。

别动我的蛋!

不灵行为?你是说这么?

贵为国宝的熊猫,现在虽说过着吃吃竹子、卖卖萌的自由自在生活;但这只是表象,它们胃里住着一个看不见的蛇蝎,从来不停苦恼着它们娴静的生存。

嘿,肚子里的魔王伊始叫了

每当它们抬起手中青翠欲滴的毛竹,每当它们接过饲养员手中的窝窝头,每当它们打算胡吃海喝一顿全素大餐时;它们胃里的魔鬼都会持续叫嚷“快想起来!你祖……祖上可是猛兽呀,怎么就窝窝……囊囊吃起一直了,快……快去……去吃肉吗!”

没错!你肯定和自己想的如出一辙:原来大熊猫胃里的蛇蝎竟然有口吃的毛病!

咳咳,上班时间给自己端庄点儿!

哈哈哈,开个噱头~你应当取得的定论是:什么!大熊猫居然会吃肉!?

追根溯源,它们在生物学分类中属于食肉目下的熊科动物,当然会吃肉。

怎么,大熊猫无法吃鸡?

捕杀蓝孔雀

熊猫正在啃食牛羚的尸体(红外线相机拍照)

哎!震惊了有木有?其实这事儿呢,还得从大熊猫的上代始熊猫最先说起——始熊猫最早出现在距今约300万年前,是一种嗜食鲜肉,凶残好斗的猛兽。

它的后裔,也就是大熊猫们,当然继承了祖宗出色的历史观,是以肉为主食的。后日的猫熊拥有短窄的消化道,没有盲肠,那是具有食肉目动物特色的消化系统布局。

数学家们认为“大熊猫具备肉食动物的生理特点却不以肉为主食”,是因为在漫漫的进步过程中,它们体内一个名为“T1R1”的基因丢失了。

简单易行来说,T1R1类似食盐或其余什么调味料,有了它,大熊猫吃起肉来才能津津有味;而丢失了那些基因,大熊猫就无法感受到肉片的可口,再肥美多汁的肉对它们来说都味同嚼蜡,没有丝毫诱惑力。

混蛋,把我的T1R1还来

年代久远,大熊猫们纷纷坚守味蕾的号召,转而扔掉竹子的心怀,哦不,是转而胸怀竹子大咬大嚼起来。

实在大熊猫的胃并不切合吃素,因为食肉动物的胃难以直接消化植物纤维,得靠肠道菌群逐步消化,这样一来消化效用大大降低;所以它们每一天都会在这下面花大量年华,最长可达19个刻钟。

唯独在人工抚育环境下,它们衣食无忧,无论需要多少竹子都必然管够,每日的尊重工作就是吃喝睡和卖萌。既然只吃竹子也丰裕肉体所需,那么何苦花心境去吃什么肉吧?

生存真美好,竹子吃到饱

然则在郊外就不平等了,野生的大熊猫没有那么幸运。每一日,它们都要勤奋觅食,且屡屡不可以找到丰富的食物,备受饥饿的折腾。为了更好地活下来,哪怕食之无味,它们也并未排斥肉食;极端气象下,甚至会吃动物尸体这类腐肉。

野性难寻的它们食性甚杂,包括野草野果、昆虫、竹鼠、小羊在内,荤素皆宜,百无禁忌。

大熊猫发狂扯衣裳

话说回来,大熊猫虽萌,但它究竟是熊科动物啊!牙尖爪利不说,加之一身蛮力,劲儿大认死理;中距离接触它们时相对要服从动物园的规章制度,也请服从动物饲养员的劝诫率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从高校到地铁站有一段距离,路上我与她同行。她滔滔不绝地对自己说着,指着路边一团金色小花:“你明白这是何等花吗?你肯定觉得这是迎春花。”

一篇小说,对矩阵键盘的接口讲解得很详细。概括起来说,按键检测分为3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扫描行。行I/O口设为input格局,使用上拉电阻。列I/O口设为output情势,输出0。逐行扫描,某一行若没有按键按下,则在上拉电阻的效果下pin值读取为1;若该行任一按键按下,则被按键短路到列I/O口,因而pin值读为0。检测到有按键被按下后,进入第二阶段,列扫描,以确定被按下的按键的列。列扫描阶段,行/列的I/O形式交换,即:行I/O口设置为output格局,输出0;列I/O口设为input格局,使用上拉电阻。类似于行扫描,逐列举行扫描,当读取到pin值为0则注明被按下的按键属于该列。通过第一、二等级,就能确定被按下的按键。第三品级,监听被按下的按键的列I/O口,直到pin值为1,即注明按键被松手。

吃素的黑马开荤

看了大熊猫吃荤,你以为已经够用惊悚,丰盛重口了?

Nonono~图样图森破,拿好你的服装,看看下边这几位。

好不容易轮到俺了

牛、马、鹿等动物一直以素食主义者的印象活跃在万众视野间,我们都知晓,那么些动物人畜无害;但吃素的动物毕竟只是一个刻板记忆,动物蛋白所富含的能量岂是同等质地下的干草枯叶能比,更何况肉味儿鲜美,何人还忍得住?

马吃小鸡仔

牛吃小鸡仔

鹿会吃飞禽

牛也会吃飞禽

鹿会吃兔子

牛也会吃兔子

归咎,牛牛应该问鼎肉食草食两栖跨界之王的荣耀——因为马只会吃一个,鹿会吃六个,而牛,三个都吃。(笑)

忍不了啦,简直丧心病狂

骨子里在野生状态下,普遍被分类为草食性的动物也是会吃肉的,尽管这会给它们的肠胃带来巨大的压力。

肉对它们来说是珍视的饕餮大餐,就像情人节时带着女对象去吃上一顿的那种大餐,既是一种犒赏,又是一份激励,本身无可厚非。

这就是说是什么让大家对下面的图片感觉好奇和震惊吗?

答案是,约定成俗的死心塌地影象,以及从小到大所境遇的启蒙。是它们让大家深信草食动物永远只会吃草,肉食动物永远只会吃肉。

对,吃个老鼠有什么样好大惊小怪的

骨子里,现代生物分类学自卡尔(Carl).林奈为其奠基以来,至今然而300年历史,大自然中仍旧存在多重的神秘生物未被我们发现;而作为科学知识结构基础的某些事物也恐怕因事后的紧要发现被颠覆、被打翻,科学永远是正值举办时。

于是,震惊之余,让我们学会接受新生事物,这样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嗯?啊,是吧。”我随口答应下来,“不知晓呀。”

关于上拉/下拉电阻,此处有一篇介绍著作。上拉电阻的功能在于,在常态下,按钮开放,IO口被“往上拉”到VDD,读数为1;当按钮闭合,I/O口通过按钮短路到VSS,读数为0;而VDD通过上拉电阻和按钮与VSS连通。若没有上拉电阻的存在,则VDD与VSS短路,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眼看是必须制止的。使用上拉电阻时,按钮开放时,pin值为1;当按钮闭合时,pin值为0。即,pin值与按钮闭合状态相反,这名叫“负逻辑”。

—  色之篇  —

“笨!这不是迎春花,是连翘!迎春花五个瓣,连翘四个瓣!”

在详谈矩阵键盘
的接口算法中,五个等级都应用了上拉电阻。其检测逻辑为负逻辑。

年年寻新欢的帝企鹅

恩,这就进入我们喜闻乐见的色之篇了,首先我们来说说帝企鹅。

嘿哎我去,帝企鹅那么可以?

帝企鹅是企鹅家族中体型最大的老二哥,生活在南极洲的它们自有回应无限恶劣天气的艺术——当凛冽的严冬呼啸而来时,它们便聚在同步,靠互相的体温防风御寒。

大家精通,无论在何种群体中,个体数量一旦增多,各类娱乐活动便不断、纷至沓来。

比如说打个架呀

赛个跑啊

踢个球呀

跳个舞呀

或者互出馊主意,看何人敢踩踩海豹

以及狡诈地嬉戏一下小伙伴之类

用作不卖萌会死星人的实力派角色,帝企鹅们的蠢萌实力至今仍令其他海洋生物难以望其项背。

即便蠢萌实力非同一般,但企鹅家族里传承下去的最美观,最遥远的历史观“一夫一妻制”,在花心善变的帝企鹅这里却稍微适用。

帝企鹅每年仅会采用一个配偶,互相在婚姻持续期间互相忠诚,共同繁育小企鹅;但一年过后,问题来了——或许只是因为只有的喜新厌旧,高达78%上述的帝企鹅都会挑选距离原先的伴侣,去另寻新欢。这样一来,就很可能出现找呀找呀,定睛一看,终于寻到的新欢竟然是隔壁邻居的老婆这么的事态。

规矩说,帝企鹅们寻找新欢时异常不避嫌,哪怕对方是事先认识的熟人的爱妻,也统统没问题。

按每年一换的高频率,长此以往,甚至会与形形色色的熟人、朋友,以及有血缘关系的亲朋好友轮流配对儿,势必暴发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会社团。

综合各样意义来看,没错,这就是所谓的换妻换夫,还年年来五次,一贯不重样。

兄弟姐妹们走起,换妻换夫去咯

换妻换夫那么些事,说起来感到挺不道德的,但帝企鹅不过动物,它们毫无道德感可言。

好在帝企鹅们父爱母爱爆棚,无论孵蛋、育儿,抑或喂食,它们都特别胜任。

要明了,南极洲全年平均气温为-25℃,寒季来临时狂风呼啸,风速可达200km/h;那么残酷的地方,要是叫我去,不出一个时辰就会冻成冰棍儿,倒在雪地里动弹不得。而常年企鹅,它们不怕牺牲,以英雄的旺盛将小企鹅包在中间,为其挡风御寒。

冷死啦,岳父快来为我遮风挡雨

在帝企鹅这里,雌雄双方会轮流照看小企鹅,另一位则出海捕鱼。平日是雌企鹅先出海,因为诞下幼崽会将其身体储存的能量全体消耗殆尽,它必须出海捕食。

假如它迟迟未归,雄企鹅还会拿出育儿袋将小企鹅全身覆盖为其保暖,并且从食道的一个分泌腺中分泌出乳白色的滋养物质喂养小企鹅。

那就是风传中的育儿袋

雌企鹅出海时间大体长达六个月,这多少个月里雄企鹅不过滴水未进,但固然如此,它仍旧会把自己屈指可数的能量无私地孝敬出来喂养小企鹅。有那些雄企鹅甚至因而一命呜呼,但一直不见它们抱怨。

看样子它们养育幼崽那么劳顿,你是不是认为帝企鹅固然热衷于换妻换夫,道德感低下,但实际也没啥大不断。

自己先是个举手赞成!

“啊哈哈哈……”我不佳意思地挠头,心说姑娘你别这样咄咄逼人啊,想了想我随口称扬道:“这你生物一定学的没错。”

STM32的I/O口内部电路中隐含有上拉电阻和下拉电阻,能够透过程序启用或剥夺。

帅萌狮子真好色

广大对象应该都看过动画电影《狮子王》,喜剧英雄木法沙,阴险狡诈的刀疤,到最终终于勇敢接受自己命局的辛巴,以及对辛巴不离不弃的娜娜;这多少个五花八门、富有个性的狮子都给大家留下了浓密的记念。

去吧辛巴,就控制是您了!

多多当下乖巧又聪慧的娃娃,现在成了油腻秃顶的老小叔,或者同一油腻的老三姑,不过我们心中对于狮子的认识却没多大转移。

狮子萌啊?当然喽。君不见一代又一代继大家今后成长起来的幼童依然对小辛巴朝思暮想。

狮子萌得滴出水好呢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狮子就是萌的化身,但是这萌字前面得抬高一个帅字;恩,帅萌帅萌的。

活着在南美洲的狮子,是生态圈中最一级的食肉动物,也是社会风气上唯一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

雄狮威风凛凛,看上去不怒自威,特别是那一圈长鬃毛围脖,迎着风飒飒作响,别提多帅气了;雌狮类似于雄狮的下人与守卫者,日常里就数它们最忙,出外围猎、寻找水源、养育幼狮等都是它们的分内之事。

你所不知道的是,看上去英武的雄狮其实相当好色,且贪婪无度。

嘿嘿嘿

各样狮群一般由3-50只狮子组成,而往往只有一头整年雄狮担任领袖,其余全是雌狮或者幼崽;这代表,所有雌狮都是雄狮的贵人。

雄狮就是始祖,平时里好吃好喝地不说,而且想翻谁的牌就翻何人的牌,享有最大程度的配对自由权,难怪养成了它们好色的秉性。

它们的淫乱程度展现在繁殖期令人惊奇的配对过程上:一般景观下,整个配对过程要不断四天左右;每一天,雄狮都跨骑在雌狮背上,呼哧呼哧地大力摇动自己的腰背数千下,总交尾次数达20-40次,直到精疲力尽才恋恋不舍地距离。

就像这样,连续几天都像这么

若按低于限度来算,20次/天,四天就达恐怖的80次,这在人类男性看来几乎是不堪设想的次数;而只要按最高限度来算,40次/天,四天可达160次,简直惊为天人!

还要有时,它们也会和♂同性♂一起娱乐

为此现在您了然了啊,雄狮平常里为啥总是懒洋洋的,一趴就是多少个钟头,也不参加雌狮们的追捕狩猎,实在是因为消耗太大,站都站不起来啦。

除外,尽管雄性老狮王在位时间充裕长,长到下一代的雌狮成年且性成熟,它们可能会和友爱的幼女做出些禽兽不如的政工来。

就这点来说,雌狮与雄狮其实差不多,都有老牛吃嫩草的私欲;尽管狮王明令禁止,但总有些狮子对此跃跃欲试。雌狮受身份所限,只可以和协调的幼子、或是义子,一般为两三岁大的青春雄狮偷偷交尾。

大姐,我看这一个小伙还不易呦~

为预防狮群内过度的近亲交配,幼狮一般只好在族群中待上三年,一旦成年就会被赶走出族群,成为非洲大草原的流浪汉。这也是干什么狮群内唯有一头整年雄狮的原委。

还有少数不得不提,狮子们尽管喜爱鲜肉,热衷猎捕活生生的猎物为食;但实在它们并不排外腐肉。

更有甚者,雌狮竟然会吃自己的孩子!当幼崽不幸夭折时,母狮会围在幼崽身边,不停地爆发悲痛的嚎叫,试图将自己的儿女唤醒。

若数次品尝,加上长日子等待后幼崽依旧无法醒来,这时母狮便将心一横,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将团结的亲生孩子撕碎成块,咀嚼吞咽,送入肚中。

喜上眉梢,这么血腥的图片我才不放给你看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何人知,狮子恶毒起来,竟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新兴本身也想清楚了,毕竟肥水不流别人田;哎,大自然真是残酷啊。

这就到此截至,我们下回见~

©2018  张涛拉罕,All Rights Reserved

“这本来!我上学期期末生物全班第一,97.5!对了,你稍微啊?”

流水灯尝试的硬件基础上,扩张矩阵键盘接口。4×4矩阵键盘共有16个按键,4个LED刚好可以显得16个二进制值(0-0x0F)。

“也就90多呢,我成绩一般的。”我笑了笑。这时手机响了,我掏出手机和母上报完平安后,她又开口了:“你用的哪些手机?有多少个啊?”

矩阵键盘的按键检测是分等级展开的,由此,程序的重点结构特别适合接纳“状态机”设计格局。下列代码中,4个行I/O口的Label依次为R1:4,列I/O口为C1:4。首先定义状态结构体及3个实例:

“啊,国产的,就一……”

typedef struct {
    void (*enter)();
    uint8_t (*loop)();
} App_ScanningState;

#define App_STAY 0
#define App_LEAVE 1

void rowScanningEnter();
uint8_t rowScanningLoop();
void colScanningEnter();
uint8_t colScanningLoop();
void colScanningPressedEnter();
uint8_t colScanningPressedLoop();

App_ScanningState rowScanning = { rowScanningEnter, rowScanningLoop };
App_ScanningState colScanning = { colScanningEnter, colScanningLoop };
App_ScanningState colScanningPressed = { colScanningPressedEnter, colScanningPressedLoop };

App_ScanningState *currState = &rowScanning;

“我有少数个手机呢,新出的iphone6和三星s6我全都有!总共六个!”

 

恰巧走到地铁口附近,我们挥手分别。

结构体 App_ScanningState
代表1个情景,当进入这场地时,调用其 (函数指针)成员enter()。在先后主循环中,则调用其 loop() 成员。loop() 函数重临值为 App_STAY 或
App_LEAVE,若再次回到前者,则注明应该停留在该情形,下次主循环将另行调用此情景的
loop() 函数;反之,若重返后者,则注明应该切换来下一个状态。

一个人通过马路往家走的途中,我脑子里全是以此女孩。太久没有遇上这么的人,我几乎都要忘记,往日的自家也是这么锋芒毕露,浑身上下都是想要扎到旁人的厉刺。后来,一些事和有些人教会了自家把锋芒收敛,将团结的一体能力抖落出来,并不是怎么样值得骄傲的政工。

rowScanning,
colScanning, colScanningPressed
3个App_ScanningState实例,分别为行扫描阶段、列扫描阶段及第三阶段(检测按键甩手)。程序开头时为行扫描状态,例如,使用CubeMX自动生成的最先化代码。程序主循环内的代码为:

再有一个女孩,性格火辣,是个和男生女人都混的很好的“女汉子”。前段时间天津爆炸,网上言论四起,其中夹杂着不少谣言。有一条在半空中盛传:

    if (App_LEAVE != currState->loop()) {
        return;
    }

    // Button released
    if (currState == &colScanningPressed) {
        lightLedsUp(key);
    }

    // Next state
    currState = currState == &rowScanning ? &colScanning //
            :
                currState == &colScanning ? &colScanningPressed //
                        : &rowScanning;
    currState->enter();

前天大街上全是断臂残肢。

  

故世人口不了然,公开自己快要撤职,我只想说这记者证我他妈不要了!

第一,调用当前状态的
loop()函数,其重返值注解是否相应切换来下一个动静。假如切换到下一个气象,则调用其
enter()函数。倘诺是偏离第三阶段,则已检测到一回按键事件(按下并松手),依照按键键值(0-15)点亮LED。点亮LED的函数定义如下,其无外乎按位依次点亮或消灭每一个LED:

别看信息了,说死了50四个人你信吗,都她妈的死了六百四人了!

#define BIT_TO_PIN_VALUE(key, bit) ( (1 & (key >> bit)) ? GPIO_PIN_SET : GPIO_PIN_RESET )

void lightLedsUp(uint8_t key) {
    HAL_GPIO_WritePin(LED1_GPIO_Port, LED1_Pin, BIT_TO_PIN_VALUE(key, 3));
    HAL_GPIO_WritePin(LED2_GPIO_Port, LED2_Pin, BIT_TO_PIN_VALUE(key, 2));
    HAL_GPIO_WritePin(LED3_GPIO_Port, LED3_Pin, BIT_TO_PIN_VALUE(key, 1));
    HAL_GPIO_WritePin(LED4_GPIO_Port, LED4_Pin, BIT_TO_PIN_VALUE(key, 0));
}

……

 

这般各样。

对于行扫描状态,进入本场地时,应该对行、列的I/O口举办安装。也即,在其enter()实现中装置行I/O口为input模式,并启用其内部上拉电阻;列I/O为output格局,并输出0。其
loop()实现则相继检测行I/O口是否读数为0,若读数为0,则注解该行有按键按下,记下行号,并离开本状态:

那位闺女看不下去了,果断转发,并配上对内阁大骂特骂的文字。在原创人的空中里曾经有那一个出来澄清的人了,但是不仅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被她删除说说,截图挂起来。下方还有诸多支撑他的还原。

#define configInputPullUp(port, pin, GPIO_InitStruct) { \
/*        HAL_GPIO_WritePin(port, pin, GPIO_PIN_RESET); */ \
        (GPIO_InitStruct)->Pin = pin ; \
        (GPIO_InitStruct)->Mode = GPIO_MODE_INPUT ; \
        (GPIO_InitStruct)->Pull = GPIO_PULLUP ; \
        (GPIO_InitStruct)->Speed = GPIO_SPEED_FREQ_LOW; \
        HAL_GPIO_Init(port, GPIO_InitStruct) ; \
}

#define configOutputLow(port, pin, GPIO_InitStruct) { \
        (GPIO_InitStruct)->Pin = pin ; \
        (GPIO_InitStruct)->Mode = GPIO_MODE_OUTPUT_PP ; \
        (GPIO_InitStruct)->Pull = GPIO_NOPULL ; \
        (GPIO_InitStruct)->Speed = GPIO_SPEED_FREQ_LOW; \
        HAL_GPIO_Init(port, GPIO_InitStruct) ; \
        HAL_GPIO_WritePin(port, pin, GPIO_PIN_RESET);  \
}

#define DEBOUNCE_DELAY 5

void rowScanningEnter() {

    GPIO_InitTypeDef GPIO_InitStruct;

    // Row pins: input, pull-up enabled
    configInputPullUp(R1_GPIO_Port, R1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InputPullUp(R2_GPIO_Port, R2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InputPullUp(R3_GPIO_Port, R3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InputPullUp(R4_GPIO_Port, R4_Pin, &GPIO_InitStruct);

    // Col pins: output 0
    configOutputLow(C1_GPIO_Port, C1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OutputLow(C2_GPIO_Port, C2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OutputLow(C3_GPIO_Port, C3_Pin, &GPIO_InitStruct);
    configOutputLow(C4_GPIO_Port, C4_Pin, &GPIO_InitStruct);

}

GPIO_PinState checkPressedLow(GPIO_TypeDef *port, uint16_t pin) {
    if (GPIO_PIN_RESET == HAL_GPIO_ReadPin(port, pin)) {
        // Delay & read again
        HAL_Delay(DEBOUNCE_DELAY);
        return HAL_GPIO_ReadPin(port, pin);
    }

    return GPIO_PIN_SET;
}

uint8_t rowScanningLoop() {

    if (GPIO_PIN_RESET == checkPressedLow(R1_GPIO_Port, R1_Pin)) {
        key = 0;
        return App_LEAVE;
    }
    if (GPIO_PIN_RESET == checkPressedLow(R2_GPIO_Port, R2_Pin)) {
        key = 1 << 2;
        return App_LEAVE;
    }
    if (GPIO_PIN_RESET == checkPressedLow(R3_GPIO_Port, R3_Pin)) {
        key = 2 << 2;key
        return App_LEAVE;
    }
    if (GPIO_PIN_RESET == checkPressedLow(R4_GPIO_Port, R4_Pin)) {
        key = 3 << 2;
        return App_LEAVE;
    }

    return App_STAY;
}

差一点即将告诉这位闺女这是假的了,可是想了想,我又放下了手。

 

面对一看就是无稽之谈的文字,为了自己那一点“正义感”,做团结不该做的事体,是还没长大的变现。

瞩目,在读取pin值时,为了de-bouncing,增添了一个5ms的延时复读。一般,de-bouncing延时取5-10ms。

自家身边有一类女孩,她们普遍长的优质,有多少个每日在网上聊天的男生朋友,还有多少个追求者。她们家境富裕因而无需为物质担心,吃喝玩乐全部都是最上等最好的。在该校里他们拥有和谐的小团体,无论上课下课,整日疯玩,不会在意战表。就像是英剧里的女主角。

列扫描状态的落实与行扫描相近似,那里便不再给出代码了。需要证实的是,程序中应用了一个字节型全局变量
key
用来保存键值,其第2-3位为行号(0-3),第0-1位为列号(0-3),由此,key
的值为0-0x0F,依次对应16个按键。

唯独啊,你们也要趁早让祥和成长。

而第三阶段无需变更I/O口设置,只需检测被按下按键所在的列是否读取pin值为1。读取pin值为1讲明按键被卸掉,应该离开此情形,切换回行扫描状态:

牢记这多少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不公正,不公正可以由友好的着力来补充上。

uint8_t colScanningPressedLoop() {

    int col = 3 & key;

    if (0 == col) {
        if (GPIO_PIN_SET == HAL_GPIO_ReadPin(C1_GPIO_Port, C1_Pin)) {
            return App_LEAVE;
        }
    } else if (1 == col) {
        if (GPIO_PIN_SET == HAL_GPIO_ReadPin(C2_GPIO_Port, C2_Pin)) {
            return App_LEAVE;
        }
    } else if (2 == col) {
        if (GPIO_PIN_SET == HAL_GPIO_ReadPin(C3_GPIO_Port, C3_Pin)) {
            return App_LEAVE;
        }
    } else { // 3== col
        if (GPIO_PIN_SET == HAL_GPIO_ReadPin(C4_GPIO_Port, C4_Pin)) {
            return App_LEAVE;
        }
    }

    return App_STAY;
}

别人在叫好你面容与物质之时,记住这一个都不是你的,而是属于你的家眷。

 

我们都在向着将来大力时你却只见到现在时间还多,能够再玩一玩,未来您会后悔吧。

对自己和身边的人好有的,平日冷静一些,多思量再行走。收起你的锋芒,拾起你的中二,走出从来烦扰着您的东西啊。让投机成长,笑着面对生活。

图片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