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又名揭阳,女生穿紫衫

目录

目录

上一章 有德无仁

上一章 神踪侠影

第二十一章 招亲比武

第二十三章 风起中国

   
台上,一男一女打斗正酣,男子二十七八的年纪,赤面浓眉,体型健硕,持一对判官笔,女人穿紫衫,乌丝结辫,身姿高挑,挥一条细长的软鞭。此女眼波明媚,丽齿丰唇,虽无大家闺秀的尊重典雅,但配以这身短打劲装,恰可显出她的英姿飒爽,若迎风盛开的姹紫桃花。

   
风轻云淡,古城墙角野花绽开,相较于城外略显喧嚣的江浪拍岸,江陵城安静而又宁静,它拥有漫长迷人的历史,近来却被日益淡忘,偶尔瞥见的一两处不知是何朝代的古迹,仿佛是明知故问抖落尘埃,指示人们它曾有过的理想。

   
苏远观战几合,发现这女生武功根基不浅,软鞭有若银蛇,翻飞窜动,颇具章法,这使判官笔的男儿用尽浑身解数,大汗淋漓,却依旧拿他不下。男子完全求胜,打到后来索性只攻不防,仗着皮糙肉厚硬挨鞭笞,若非才女手下留情,早已皮开肉绽了。

   
江陵又名九江,相传禹划九州时便已存在,春秋时楚文王迁都于此,三国时关公守莆田更使其名气赫然,而中国剑庄便是孕育在这样的一片全球之上。它的所有者虽似古蚌埠那么地位显赫,可它的外观却若现下的江陵,平淡无奇,难觅光鲜亮丽的颜泽。

   
紫衫女人见男子迟迟不肯认输,便收起软鞭跳出圈外,责道:“祁盛,你不是本姑娘的对手,为啥还要在这苦苦相抗?

   
“这就是中华剑庄?”冷流云失望道,门口横匾上的字谈不上龙飞凤舞,只是草草写着“九州剑庄”四字。

   
这男人本就通红的脸即刻变得更红了,抹了把额上汗水,道:“阿柔,自打十岁那年自我首先次遇见你,便下定狠心此生非你不娶,前几天本人固然败了,也绝不会把您让与外人。”

   
袁柔点点头,她亦有几分怅然若失,却不是因九州剑庄,而是源自莫行烟。明日江陵之行,除却不辞而另外莫行烟外,此外江湖群雄皆有陪同而来,

   
紫衫女生一声怒哼,抬鞭猛抽在祁盛肩上,骂道:“我袁柔不是你祁盛的私属,岂容你替我决断终身幸福,快滚下台去吧。”这回未留情面,在祁盛身上留下一道血印。

   
正是深夜时段,袁柔上前敲门,道:“请问华大侠在啊?在下桃花骤雨袁柔,特来求见。”

   
祁盛却仍然赖在台上,丝毫无离退之意,台下观众议论纷纷,只听一人喊道:“祁盛,你没本事还赖着作甚,没丢够你老子铁笔判官祁永岁的脸吗?”这厮嗓音高亢,话未断绝便跳到了擂台上。

公海赌船网站,   
一仆闻声而出,见来了那般几个人间好汉,不禁埋怨道:“我说袁姑娘呀,你怎么又来了?都说了您家兄长未到过剑庄,你为啥就是不信呢?”

   
来人是一中年大汉,面容粗旷,手擒狼牙长棒。祁盛见是这厮,不住摇头,道:“秦大冲,你都快四十的人了,还来凑什么热闹,瞧你这五大三粗的样,袁姑娘又怎会与您成亲入洞房?”

   
袁柔连忙解释道:“华二小哥,你误会了,我家兄长乃为奸人所害,现已精神大白,我是专程上门致歉而来。”

   
秦大冲满不在乎,道:“祁盛,你这话可就说错了,袁姑娘招亲可未有提及年龄范围,我老秦至今单身,从未娶过媳妇,怎就不可能参与了?更何况我身为狼牙帮帮主,有横扫千军之勇,当年赶走了打家劫舍的恶匪马刚,保我荆楚子民白城,若能迎娶袁姑娘,也可算郎才女貌了。”

   
“原来如此,这诸位快快请进。昨日来捣乱的人太多,是本身闹激情了袁姑娘了。”仆人华二转忧为喜,看来前几日赴中国剑庄的并不只袁柔这一路部队。

   
“赶走马刚的显著是华大侠,你只是是去看热闹的而已。”祁盛正想多辩驳几句,却被袁柔打断道:“秦帮主此言不假,只要能赢了本姑娘,答应一个渴求,本姑娘随即就和秦帮主拜堂。”

    “哦?什么人不自量力,敢来挑战华大侠?”杭升询道。

   
秦大冲闻言,心中窃喜,一抖手中狼牙棒,道了声请,示意袁柔出招。袁柔也不虚心,软鞭挥动,四个人战在一处。

   
“宫彻之子宫和,还有江湖四少爷中的陆伯霖,那几人皆寄了信件,称前几日要来登门挑战。”华二一边在前带路,一边答道。

   
秦大冲武功要比祁盛高上诸多,棒法七分刚三分柔,一丈长的狼牙棒在手中虎虎生风,来去自如,袁柔的软鞭则是柔中带刚,鞭身不与狼牙棒硬碰,而是避开棒身,专攻对方四肢腰腹。四人斗了近五十余合,不分胜负。

   
陆伯霖?这些四剑负身的淡泊名利剑客呈现在了苏远眼前,这种人注定是人中龙凤,或许真有可能克制这位华大侠。

   
袁柔软鞭一收,忽跳出圈外,道:“秦帮主,不打了,你自己比赛虽未分胜负,但您这身武艺,本姑娘佩服,若再斗下去,你体力强于我,赢球是肯定之事,本姑娘认输了。”

    “宫彻有外孙子?”秦大冲嘀咕道。

   
秦大冲心旷神怡,却听袁柔续道:“只是秦帮主你还需承诺自己一事,唯有应了这件事,本姑娘才同意和您拜堂成亲,结为夫妻。”

   
“此事有几分蹊跷,据我所知,宫彻来中华时年岁不大,之后数年也未迎娶女孩子过门,莫非宫彻未死于十七年前绍兴城外的那场血战,而是娶妻生子,隐伏在了暗处。”杭升别有居心道。华云天凭击杀宫彻之功,居中原五我们之首,若宫彻未死,其名誉必大受影响。

   
秦大冲忙拍胸道:“袁姑娘,只要您不是让我秦大冲做伤天害理,违背良心之事,我秦大冲一定答应。”

   
忽听久未开口的庞陌幽幽道:“宫彻在中华时有一子,十七年前的这场血战,便是经过吸引,我二哥庞阡插手其中,当初华云天若早点出手,我堂弟未必会落得客死他乡的下台。”

   
袁柔面无喜色,缓言道:“这件事说来却也不错,我想让你陪自己去一趟江陵的中国剑庄,找中国率先剑客华云天讨个说法。”

    杭升心念一动,细问详情,可庞陌却闭口不言了。

   
秦大冲本是自信满满,闻听此言,不由得倒退一步,道:“袁姑娘,你和华大侠有何恩怨,华大侠不仅是我们荆楚武林的特首,更是所有中华武林的耀武扬威,你怎会跟她生了过节?”

   
九州剑庄的屋舍皆为砖瓦平房,一眼望去,院子里的樱花树显得高耸挺拔,时维十月花开,香气沁人心脾,白粉两色的花瓣迎风摇曳飞扬。树荫下一桌一椅,桌上一壶樱花酒,椅中安坐着一中年人,他穿着宽松的大褂,悠然端着酒杯,正自品酒赏花。

   
袁柔朗言道:“半月前,我表哥袁仁应华云天之邀,去江陵九州剑庄品美酒赏樱花。从景陵到江陵,骑马至多一日行程,我表哥临行前曾与我交代,说至多三日便会回庄,可自己一连等了五日,哥哥却依旧未归,我与方表弟前去江陵精晓,华云天称本身二弟未至,却偏偏被大家在神州剑庄的院子里发现了本人四哥的玉石印章,印章上竟还沾着血迹。”

   
华二来到中年人跟前,躬言道:“老爷,仁德山庄的袁姑娘到了,她已查明了危害其四哥的真凶,今日是来道歉的。”

   
说到这,袁柔从怀中取出印章,展于众人眼前。这印章比人指略粗,其中一侧边角处,有特别醒目标血印,底有四字,“景陵袁仁”。袁柔神情渐转悲切,道:“我拿着这沾血的图书质询,可华云天却照样坚定不移未看到我小叔子袁仁。我三弟显著是去中国剑庄侨居,出发那日晌午,家中仆人亲眼看到我二弟出门,景陵到江陵官道太平,客商往来不断,也绝无半路遭人暗算的也许,故我三弟遇袭的地点唯有可能是中华剑庄,华云天之言显然是信口雌黄!”

   
中年人站出发,转过脸,他的容貌常常,衣衫质朴,和周遭的一草一木相得益彰,似采菊东篱的山民,而不是名震天下的大侠。

   
啪得一声,袁柔的软鞭狠狠抽在地上,此鞭名为“无痕”,正是她的长兄袁仁亲赠。“如今自我四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柔自知武功低微,斗可是华云天这样的中国豪门,故万不得已想出了比武招亲的不二法门,就是想请武功高强的正义之士,陪自己一块儿去中国剑庄,找华云天讨个说法。”

   
袁柔朝这人施礼道:“华大侠,我小叔子袁仁乃方德所害,我从前目光短浅,错怪九州剑庄,今天是来赔罪的。”

   
秦大冲依然摇头,道:“华大侠光明磊落,想当年在危难之际,救武林于水火之间,怎会损伤你兄长?我想那之中定有什么误会。”

   
这人正是中国先是剑客华云天,他抬起初,望向那一树灿烂樱花,将杯中酒尽数洒到了树下,轻叹道:“华某性格孤僻,好友寥寥,袁庄主是名贵的恩爱,未曾想遭人暗害,别我而去了,樱花犹美,可已无人共赏。”

    袁柔笑讽道:“我还道狼牙帮帮主是何等胆识过人,近来看来但是这样。”

   
语气相当凄凉,众人黯然神伤,袁柔更是落下泪来。祁盛与秦大冲正要过去安慰,忽见一小伙匆匆行来,他手按宝剑,身形瘦削,眉宇间透着稚嫩,面色有几分慌张。

   
台下此刻已是吵吵嚷嚷,冷流云向苏远助教道:“华云天救武林于水火之事,需从当下的几大高手说起。现下江湖有中华五豪门,而放眼二十多年前的前朝,武林中同样有六个颇为厉害的大王,这五个人便是‘天极’慕容城,‘刀剑双绝’宫彻和尚不是礼仪之邦先是剑客的‘追风疾剑’华云天。慕容城比任何六个人年纪要大,先成名,志向也最好高远,一口问天剑克服了众多骁勇豪杰后,弃江湖而心向庙堂之巅。”

   
华云天向这人道:“超儿,那么些大胆豪杰是友非敌,你不用忧虑,快来向他们问好。”原来这小伙是华云天的独生子,名叫华超。

   
慕容城之名,苏远听李维国、刘平初这一个吴越旧臣提过数回,未料这厮在红尘中竟也是呼风唤雨的名优,正想多听闻一些关于她的逸事,冷流云却将话题转移到了任何两个人身上。“慕容城距离世间后,华云天和宫彻便冒了出来。先说华云天,这个人以剑成名,可她的佩剑却是经常铁剑,剑招同样平凡无奇,可独自一点,剑快疾无比。华云天刚出道时,剑还不算特别快,败给了累累次于剑客,可后来或因勤学苦练的来由,剑法越来越快,直接一招速败了威震江浙的名剑客陆飞雄,到了只见剑光难觅剑影的境地。”

   
华超动作拘谨,不善言辞,打过招呼后立刻退到了华云天身旁。华云天拍了拍儿子的肩,引众人进厅用膳。

   
冷流云将华云天夸得厉害,却尚无如慕容城这般对苏远有冲击感。苏远心道这陆飞雄或许就是江湖四五流的小角色,自己恐怕也能轻轻松松将他克服。

   
江陵人好吃鱼,九州剑庄亦不例外,端上来的地面名菜如龙凤配、红烧鮰鱼、九江鱼糕莫不以鱼为原料,佐以姜蒜,可谓鲜嫩多汁,令人忘却了尘世间的郁闷忧伤。借此时机,秦大冲开口问道:“华大侠,传言宫彻之子出现江湖,要来剑庄比武,不知是真是假?”

   
“再说这宫彻,这人开端来历不明,仿若突然从下方中冒出来一般,善使一口怪异长刀,可刀法中又夹杂着剑招,招式变化莫测,令人难以捉摸,却又分别江湖任一门派的战功,故得名‘刀剑双绝’。这厮好和人比武,先后约战了两百余场,竟无一战胜。就在宫彻功夫愈加精进时,江湖中忽有传言,称宫彻非中原人员,而是扶桑倭人,来中国是为窃取武林绝学。有人拿此事去探听宫彻,宫彻却也未加否认,认可自己原名雨宫彻,确是日本人,因仰慕中原武学文化,特此漂洋过海,前来商量学习。”

   
华云天未有隐瞒,道:“不错,三日前我接受一封信,信上人自称是宫彻之子宫和,约今天来中华剑庄世界一战,其余,剑震江浙陆飞雄的幼子陆伯霖,前日也相应会来。莱茵河后浪推前浪,看来我过去比武时结下的恩怨纠葛,近年来到了归还之时了。”

   
苏远闻言评道:“如此看来,宫彻这人倒也坦诚,只是她这一认同,怕是麻烦维继在神州呆下去了。”

   
杭升随即道:“华大侠,此言差矣,这宫和无名,想必远非你的对手。至于陆伯霖,我前段时间还在宾夕法尼亚河边偶碰着她,可是是名过其实的纨绔子弟罢了,您纵是让他三剑,他也无半分火候。”

   
冷流云点点头,续道:“从这将来,无论宫彻走到哪,周围的武林人员皆对她胸怀戒备。为避免宫彻将中国武学带去扶桑,传于日本壮士用以入侵中原,终于在十七年前的南通城外清水滩,暴发了这场震惊中外的血战。近二十余名包括昆仑山、丐帮、江南铁链司徒等门派世家的顶级高手,在海南冷府的大公子‘飘雨潇潇’冷潇的引领下,截杀准备乘船渡海的宫彻。此战惨烈异常,中原棋手纷纷身死,竟奈何不了宫彻一人,直至最终华云天登场。”说到那,冷流云忽停下来不说了。

   
虽与陆伯霖无私交,可苏远仍旧不禁辩驳道:“这位杭兄弟,关于陆少侠的评语,请恕我不敢苟同,我在香水之都时曾亲眼见过陆少侠动手,他决不如您所言般外强中干。”

    苏远不禁问道:“这后来咋样了?”

   
杭升扫了苏远一眼,见是一介书生,便大声问道:“请问阁下名姓,出自何门何派?”

   
冷流云望向远方,陷入了对这场血战的遐想,许久续道:“宫彻失踪了,而华云天衣无血迹,身无刀伤,回到了合肥城,同行的多少个幸存者坚称宫彻死在了华云天的剑下,而遗体被冲进了公里。”

    苏远泰然道:“在下苏远,无门无派,只是尾随先父学过几年掌法而已。”

   
讲述完这段江湖往事时,台上的秦大冲和袁柔恰也停止了辩论。秦大冲一跺脚,道:“这些亲我不成了,我老秦媳妇可以不娶,但绝不可以昧着良心去毁谤华大侠。”

   
苏远本认为杭升必会与和睦争持一番,什么人知杭升神色一变,面现友善,道:“原来是苏公子,阁下所言甚是,方才是杭某妄言了。”

   
祁盛见势,及时插言道:“阿柔,他不愿去,我陪你去,我就不信你自己强强联手,比翼双飞,还打然则华云天一人。”

   
几个人闲聊间,华二走了进去,他向华云天通禀道:“老爷,宫彻之子宫和到了。”

   
袁柔白了祁盛一眼,对台下人道:“既然秦帮主不愿答应本姑娘的这一个要求,那么本姑娘就持续比下去,直到有人胜了自己还要承诺这么些要求终止。诸位英雄豪杰,还有要登台的吧?”

    华云天眼中闪现出一丝光彩,道:“快请他进去。”

   
袁柔连问四回,无人应答,众人一来知袁柔武功高强,要想赢她的确不易,二来听到了她提的要求,皆不愿得罪九州剑庄。

   
见华二领命而出,一侧的庞陌道:“华大侠,虽说老朽因家兄之事,跟你有些过节,当如果真是宫彻的外外孙子来寻仇,我自然会努力帮忙。”

   
见无人回复,袁柔叹息道:“也罢,明天一早我同方四弟与庞掌门去江陵找华云天讨一个持平,你们那帮老公若还不怎么胆量,就去做个见证,看看自己和华云天到底孰是孰非。”

   
华云天神色从容,道:“世间一切,有因有果,这一切缘我而起,后果自当由本人来承担,诸位不必替我挂怀,若有闲心,不妨多住上几日,陪自己一道品玉液琼浆赏花开。”

   
袁柔正要下台,忽坚守海外传来一声喊叫。“姑娘且慢,鄙人不才,还想向外孙女讨教一二。”这人说第一个字时,人影尚在百丈开外,言毕之时已跃上了擂台。

   
冷流云心中崇拜,平昔健谈的她前天说话甚少,盖因其师司马飞鹰对华云天颇有微词,是故谨言慎行,想要暗中观望华云天的情操为人。

   
冷流云暗道这厮好快的身法,就连自己也不一定可以赢她,定睛一看,却发现这厮竟是早晨在仙羽阁前讨饭的不行乞丐。

   
片刻,一人随华二入厅,这个人体型微胖,年岁不大,穿绸衣,佩单刀,见到群雄毫不胆怯,气汹汹道:“我是宫和,是刀剑双绝宫彻的外外孙子,哪位是华云天,给我站出来!”

   
冷流云不由又细细打量了那乞丐一番,这厮衣衫未变,左手没了行乞的破碗,右手却还拿着这根黑漆漆的短棍,胡子拉碴,满面尘灰,散乱的毛发遮住了差不多额头,判断不出实际年龄。

   
华云天站出发,打量宫和悠久,方应道:“宫公子,我是华云天,一晃十七年未见,这么些年你过得还可以吗?”

    袁柔看了眼那乞丐,却也未嫌弃,鞭梢一指,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宫和哼了一声,道:“你就是华云天?杀我父,害自己母,居然还有脸问我过得可不可以,我前几天便要替父母报仇,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说完作势就要拔刀。

   
那乞丐捋了捋乱发,道:“袁姑娘,请恕我暂且不说,待胜了您之后自会如实相告。”

    华云天没有发火,依旧和言道:“宫公子,除了打斗,可还有任何解决之法?”

   
对方不愿流露身份,袁柔也不追问,道了声请教了,无痕软鞭甩起,在空中化作一道闪电,向这乞丐的脖颈袭去。

    宫和怒道;“没有!”他的声息更大了,可在气势上却削弱了很多。

   
这乞丐不急不慌,右手短棍向前一迎,挡开了飞袭而来的软鞭,却也不积极进招,等袁柔二度来犯。袁柔手腕一抖,软鞭转而向下,往乞丐的双腿扫来,乞丐的短棍如影随形,随软鞭轨迹一道落下,提前护住双腿。这个人有备而来,对每一记鞭招皆作出了纯粹的预判,身形不避,仅凭短棍便将袁柔的攻势悉数化解。行至第十七合,只听得扑嗤一响,短棍缠住了袁柔的软鞭

   
华云天轻点点头,迈步踱行向房外的院子,院正中是一块开阔的空地,四角植有樱花树,风起花落香自留,在此比武,别有意境。

   
袁柔慌忙运力收鞭,却拉扯不回。这乞丐右手抓住软鞭的鞭梢,左手中食二指并拢,去点袁柔的云门穴。袁柔往右边躲闪,可乞丐已飞左腿封住了余地,逼得袁柔只得弃鞭。

   
仆人华二将佩剑呈上,此剑表泽黯淡,剑柄处锈迹斑斑,华云天抖了抖剑上的尘灰,似许久未用了。

   
“我认输了,只是先前提的非凡要求,不知阁下答不答应?”对方武功高深,袁柔果断认输,只要能报兄仇,纵嫁给那多少个污染乞丐她也乐于。

   
“宫公子,非要出手吗?”华云天缓缓将剑抽出,这确是一把平日无奇的铁剑,从上至下无一丝闪光之处。

   
这乞丐没丝毫犹豫,应道:“袁姑娘,我不光答应你的渴求,而且我还知道你二弟现在哪儿。”

   
“是!”宫和吼道,可两腿却先河不住颤抖,他忽跑进厅,提起桌上的酒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这才有了胆子,拔刀冲了出来。

    袁柔不由一惊,忙问道:“我小弟现在哪个地方?”

   
一刀斜劈而至,华云天纵身退闪,接着是一刀横切,同样被华云天灵巧避开,宫和接近气势汹汹的刀法,对华云天造不成丝毫残害。

   
乞丐往人群中扫了一眼,沉言道:“袁姑娘,对不起,你三哥袁仁在十日前就已遇害身亡,你不得不看看她的尸体了。凶手不是从正面攻击,而是借与您表哥交谈之际,中距离突发暗器,袁庄主毫无防备,当场送命,你若不信查验你三弟身上伤口便知。”这乞丐将袁仁遇害过程描绘得这般详尽,仿若就在实地。

   
观战的冷流云大为失望,这宫和的战功稀松通常,以几式最为普遍的刀法胡砍,全无其父之骁勇英武,实不知是从哪儿生出的自信心,敢来中华剑庄挑衅。

   
袁柔闻言,紧咬银牙,问道:“害我小叔子的是哪位卑鄙小人?我决然要将他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宫公子,我要出剑了。”华云天指示道,他忽然欺身向前,手腕抖动间一道剑光朝宫和疾刺而来。

   
乞丐又往人群中扫了一眼,他虽打扮邋遢,但目光犀利无比。“袁姑娘,方才你向自身提了一个渴求,现下本人也要提一个要求,望你能答应。”

    “华大侠,饶命呀!”宫和脸色苍白,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袁柔忙点了点头,这乞丐随即道:“这些要求其实不难,只要安安静静等上一晚,后天一大早,诸位请来仁德山庄,真相自会大白。”

   
华云天全无杀心,立刻收剑还鞘,望着跪地求饶的小伙子,忆起了十七年前与宫彻在昆明城外清水滩争持时的现象,叹了口气,道:“宫公子,你的战表是谁教的?可是他派你前来?”

   
方德这时站起身,厉声道:“你这乞丐,无凭无据,诓这么几人来自己仁德山庄是何居心?方才看您武功,却也不是丐帮功夫,你将我小弟被害时的境况描写得这么详尽,莫非就是您假借行乞之名,趁机暗下的毒手?你究竟是什么人,若不据实交代,我方德可不客气了。”

   
“是……不是……我是自学成才。”宫和四下张望,似在找寻什么,“华云天,你等着,待我回去苦练武功,来日再与你一战。”说着说着,他的弦外之音又有力了起来。

   
乞丐哈哈一笑,将遮在额上的乱发尽数撩起,转玩着掌中短棍,昂首道:“不错,我实在不是乞丐,我是神踪侠影莫行烟。”

   
秦大冲哈哈大笑,讥道:“华大侠武功在满天之巅,你小子武功在深洼之底,我看你如故死了这条心吧。”

下一章 神踪侠影

   
宫和也不辩解,收起单刀,快步逃出了中国剑庄。期待放在心上的比武寻仇以闹剧截至,众人谈论纷纷之际,冷流云悄行出庄,暗随在宫和身后,追踪其去向。

   
一出剑庄,比武蒙羞的宫和顿时快意,他进步到家赌坊玩骰子,之后入到闹市闲逛,晚饭时在饭馆大吃了一顿,末了又一头钻进了风月场。冷流云心生哀叹,遥想宫彻英雄一世,怎生出了如此的草包外甥?

   
夜色渐浓,风月场内华灯煌煌,传来的尽是颠鸾倒凤之声,冷流云独守在屋檐之上,难免有几分寂寞难堪。

   
这男女之事,当真有这么其乐无穷?冷流云正自胡思乱想,忽听房内宫和道:“好娇娘,容我去一趟茅房,一会再战三百场。”随即门吱呀一开,宫和衣不蔽体,晃晃悠悠走进了洗手间。

   
哎,世风日下,冷流云摇了舞狮,等了片刻,意识到有些语无伦次,茅房内过于冷静,竟无星星声响。

    “什么人?”忽有阴影从身侧掠过,直进到茅房,冷流云拔剑在手,迅速随行而上。

   
露天的厕所内潮湿而又污染,难闻的臭气扑鼻袭来,宫和大半人体浸在粪尿里,头朝下栽倒在了地上,一人正蹲在他的身旁查看。

    “莫行烟!”冷流云惊道。

    莫行烟神色凝重,和冷流云对视了一眼,冷冷道:“死了。”

        *                *                  *                *     
          *

    庄内繁华喧哗,祁盛与秦大冲正激烈争议着十七年前的血战细节。

    “衡山的魏掌门,丐帮的何长老均参与了清水滩的这场血战。”祁盛道。

   
“呸,肯定没有魏掌门,魏掌门武功优良,居中原五大家之列,若她在,岂容宫彻肆意乱来?”秦大冲质疑道。

    “魏陌离真在,家父出席了这场血战,断不会记错的。”祁盛辩道。

   
“你老子后脑受过伤,我看多半是记念混乱,把人记错了。”秦大冲不以为然道。

   
“什么?秦大冲,你再说一句试试。”见祁盛拔出了判官笔,秦大冲也赶紧将狼牙棒亮了出来。

   
“你俩别争了,问问华大侠不就全理解了。”担心五个人出手,袁柔出言调停,何人知往席间一看,作为所有者的华云天竟不知何时离开了。

   
那边闹得满面春风,苏远则是闲情朗行,数起了窗外的樱花瓣,云贤弟不在身边,时间也忽然漫长起来。

   
“苏公子可是吴越人?听你讲讲有几分波尔图口音,甚为亲切。”杭升提了壶酒,笑颜走到苏远近前。

   
对方言辞和善,听口气或是同乡,苏远不由对杭升生出了几分好感,答道:“杭少侠,我生在阿德莱德,之后迁居到了颍州。”

   
“哦?”杭升亲斟了一杯酒,递予苏远,“苏兄练的是什么掌法?可有听过天雷派?”

   
苏远接过酒,摇头道:“杭少侠,我对世间的事询问不多,只是闲时随父学了几式他自创的惊雷掌。”

   
杭升脸上展示出喜色,微思片刻道:“令尊不过苏定海苏大人?家父杭洛天,是令尊的结义兄弟,当年曾联名并肩交战。”

   
“是!”苏远应道,一股激动之情涌上心来,连日来小叔的早年点滴萦绕在脑海,与客人的评介汇聚交融,若水中倒影起伏不定,亦真亦幻。

   
“杭兄……”苏远正想多询问些细节,忽听“铛”一声响亮,原来是祁盛和秦大冲这边动上手了。

   
“秦大冲,士可杀不可辱!纵可辱我也不可辱我父母!”祁盛两笔齐出,直点秦大冲的心坎。

   
秦大冲举棒一护,封下判官笔的来路。厅内空间狭窄,桌椅交错,三人却顾不了许多,大打入手。

    “住手啊,你们五个!”袁柔高声劝道。

   
“袁姑娘,我想住手呀,可祁盛这小子不肯。”秦大冲回道,他本自信祁盛不是他的挑衅者,万没料到对目后天斗志昂扬,舍命狂攻。

    厅内一片狼藉,盘碟与碗筷齐飞,美酒共茶水横流。

   
“两位,请停手。”伴着平和的话音,华云天回来了,弹指桌上的一双木筷入到了她的手中,筷头似在空间虚点了几下,判官笔和狼牙棒便独家离手。

   
祁盛和秦大冲手腕微麻,这才发觉到是被华云天的木筷拂中穴道,自己的兵刃失力坠落。

    “华大侠,是祁盛先动的手。”秦大冲抢言道。

    “华大侠,秦大冲侮辱家父,否则我也不会出手。”祁盛脸面通红。

   
华云天尚无迫切裁判孰是孰非,而是用手中的一双木筷夹了颗花生送入嘴中,边嚼边道:“祁少侠,秦帮主,可否用这木筷再夹一颗。”他将木筷分予二人,却是一人一根。

   
六个人收看,面有难色,华云天那时方劝诫道:“何为武林?武人相聚,集木成林,合则两利,分则两伤。学武之人,其目标不是以武争辨是非,而是用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盛事。”华云天将祁秦二人所持的木筷互换来了对方手上。

    秦大冲颔首,祁盛却追问道:“华大侠,何为有意义的大事?”

    “为武林,为平民,为中外。”华云天朗言道。

    “老爷,陆伯霖陆公子到了。”华二这时进门禀道。

   
“好。”华云天大步出厅,去往正门,余人听到陆伯霖四个字,也随行而出,庭院内一阵春风不期而至,卷起数朵樱花,竟有几分料峭微寒。

    “起风了。”华云天喃喃道,这么些年来波澜不惊,有久远未碰着强有力的敌方。

   
随风而起的樱花越过墙头,漫天飞扬,在火红晚霞的照射下,半是凄美半是显明,门前的李洛嫣、红芍、馨儿三女睹景生情,惊呼表扬,唯陆伯霖平视着前方,目光未有移开一下。

   
庄门大开,以华云天为首的人间英雄迎了出来,其中一人吸引到了陆伯霖的注目,是特别叫苏远的读书人,和新加坡初见时比较,他已不显得那么文弱。

    苏远也在审时度势着陆伯霖,半年未见,这位外表高冷的剑客似也随和了好多。

    再一次相见,六个小伙子相互点头致意,江湖的纷争悄然拉开了开场。

   
注:第一卷《初出茅庐》至此截至,下一卷《九州裂变》将在9月底旬开班连载,敬请期待。

小结

下一章 决战前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