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商首领吃吃地望着远去的骑兵,峡谷深处传来喊杀声

第十四

第十三

重重怪物

难回西镇

胡商首领吃吃地看着远去的骑兵,嘴里祷告不停。一名手下凑过来道:萨拉(萨拉)神在上,我崇敬的带头人,您明天的祈福已经做过一回了,为啥还不和大家上马离去?趁着贤城的骑兵和草地的饿狼在相互撕咬,大家不可能不马上离开!过了沙柳林再向南南,去高廷镇补偿,然后……

铁戈与秦璋、离虎率军穷追不舍,烈马奔腾、刀光闪亮,头颅落地,风卷残云般收割着仓皇逃串不成阵列的北沙拓残兵。

胡商首领劈头一个耳光扇过去,怒道:他们是真的的身先士卒,宁愿战死都不肯放任大家的无畏,他们是萨拉(Sara)神下降到人世的公道神使和勇士,我要见证英雄的奇迹,假如他们战死,我也要见证英雄的陨落。我要让胡人们领会,在贤城,有那样一支比萨拉神先知还要正义,比神使勇士还要无畏的部队。

穆塔博与李通杀退两侧的骑兵,立即将北沙拓骑兵丢下的长枪短刀拾起,到倒插在山里出口后转身去和大队会见。

那名手下捂着脸道:首领,你疯了不成,现在不走,狄族骑兵杀过来就万事皆休。

山里深处传来喊杀声,巴赫(Bach)拉重甲骑兵已经接战,那是一场实力对荣誉的大屠杀。

胡商首领扬手又要打过去,那手下尽早躲开老远,跺脚道:即使这次大家损失的货品早已押出了您满满一房间闪亮的金币和珠宝,让你水尽鹅飞,可别忘了,你家中还有几个儿女和多少个太太,几百亩的葡萄园,上百桶的琼浆,这几个难道你都休想了!?难道你要将自己横尸在萨拉(萨拉)神永远都不会看一眼的三荒之地啊?

乌尔撒身后接着上千名骑兵一路西逃,穿过大片沙柳林。

胡商首领终于冷静下来,叹了口气道:全体起来,除非自己亲眼看到他们落败,否则我是不会走的。

铁戈与贤城军事止住马头,三名主将策马聚在一处。

首脑手下擦了擦满手污泥,摇着头走到沙柳林里藏身。

离虎挂起扼虎双刀回望啸风峡,这一阵追杀跑出了十余里,墨原这一段地势平坦,视野极好,他看出东方的极远处一群小黑点正徐徐接近,正是穆塔博与李通的步军。

几百棵沙柳树的树根都展表露来很多,树根上附着的泥土已经很少。沙柳树耐干旱,根茎发达,昨夜一场小雨,沙柳树根茎一贯在收到水分,使得地点下树根周围的泥土如淤泥一般粘稠。近年来这一个粘稠的泥土都被挖走,剩下的少量泥土山还留有一颗颗碧蓝色圆滑如豆的事物。

黑洲勇士奔跑速度极快,而且耐力万分好。但穆塔博坚决不允许独自离开李通的步军,宁可拖慢速度也要协同前行,不仅如此,黑洲壮士还将李通步军的盾牌和行囊背起,来减轻他们的背上。

胡人信奉萨拉(萨拉(Sara))神,每一天必备祈祷,由于胡商平日身处异乡中,不是天天都能居住在她们以为的洁净之地,所以每便祈祷是少不了带上胡地特产其中香料,并用易散发味道且便于撕裂的纸袋装好,一旦到了祈祷之时,如本地确实不堪,就扯碎纸袋,将香料抛洒后,再行祈祷。由于每一天祈祷至少几次,而又常年在外,所以胡商随身行囊中有十多少个香袋再也正常不过。现在她俩把纸袋里的香水倒出,将其中填满了污泥,交给了贤城的骑兵。那样的做法当然使胡人觉得有辱神明,作恶多端,但三荒之地是萨神永远都不会踏足之地,现在却有几千名要把萨拉(萨拉(Sara))神子民砍杀的野兽,时势比人强,也不得不照秦璋的通令办,可心里自然没有一个愿意,所以在装填烂泥时自然不会去除那个生长在淤泥中的碧藏蓝色青豆。

铁戈一带马首,语气不带任何心绪地道:巴赫(巴赫)拉重甲骑兵很快就会追上来,咬他们时而,你们的步军才能幸免于难。

百余名胡人正在沙柳林中收拾行囊,握住缰绳,只待时机不对上马便跑。沙柳林深处却传播奇怪的声响,胡人保镖以为有敌人在此以前边包抄,纷繁开始,举着弯刀,向林中官道上聚集,打算强行冲过去。

说罢,他一口气手中的九环巨刃钢刀,早已列阵已毕的狄族武士齐刷刷看苏醒,他们与铁戈一样,拥有粗暴冰冷的眼神,坚强雄厚的身体,只要一声令下,即使刀山火海,也可无所畏惧。

可那几个经验了几场战火的马儿此时整个性急惶恐起来,连主人的鞭打与呼喝也不能遏制。

铁戈走回本阵,目光扫过那乌仑部最终六百名武士。

想不到得无法形容的声息,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不算密集的沙柳树旁长着的灌草突然冲出过八个只及成长膝盖中度,浑身土肉色的人形小怪物。它们驹窗电逝般擦着胡人们的小腿,穿过受惊抬起前蹄的马匹身下,发出消沉浑厚的声响,组成一条好似粗大无比火速发展的土肉色海蛇,冲出沙柳林,疯狂追赶刚刚离去不久的贤城骑兵。

不怕幸运逃出生天,逃遁到狄族人不能控制的地带,霍斯勒大汉也会用这么些借口处死所有黑石山草原上的每一个乌仑人,处死那些武士的老小。

胡人首领看着贤城官兵虔诚祈祷,听到背后响动,猛两回头,一团土粉色的东西一脚踏在脸颊,一借力,向前冲去。胡人首领被这一踏一下落坐在地,,脸上被糊住一大块,不可能见物。他只觉得脸上粘稠土腥,正要哀告抹脸,漆黑中又被哪些活物多次猛击踩踏,浑身疼痛的高喊,声音却被闷雷般的低落浑厚的音响所掩盖。这一吓,又尿在了裤子里。

设若战死在那无垠墨原,霍斯勒大汗反而会以英勇的名义授予那么些她早想除掉的勇士,缺乏了铁戈那个最终的武士,乌仑部不再有任何威逼,他还可以够向草原各部突显自己的宽宏多量,拉拢人心。

李通与穆塔博看到七八里外迎着朝阳,盔甲闪亮的骑兵正麻利赶来,同时也听到身后不疾不徐的马蹄声忽然节奏变快。

铁戈之所以不乐目的在于峡谷中与巴赫拉世界首次大战,是因为两军混在同步,会给霍斯勒大汗留下两军同盟的口实,把乌仑部釜底抽薪。

李通大骂道:真他妈该死!弟兄们,再提一口气,快走!

在那荒原之上大公无私的与巴赫(巴赫)拉决战,是乌仑部兵士最终的希望。

七千八赫拉重骑兵就是等待着那些时刻,他们直接跟随贤城步军的目标就是为了贤城大上将和骑兵。假使贤城骑兵平素躲在沙柳林中依托树木拦住,他们就围住步军先河摧毁式的抨击,再依照事态围剿骑兵主力。即使贤城骑兵来救,就及时加快,当先步军,先冲击贤城骑兵,将之歼灭后,再返头灭掉步军。

秦璋突然伸出手拉住她马头,铁戈座骑嘶吼一声就要发作,墨玉飞雪亦初阶暴躁。铁戈拍拍坐骑,用狄族语言短促说了句话才使她的坐骑平静下来,秦璋拍拍墨玉飞雪,也让它保持平静。

贤城骑兵果然来救,巴赫拉重骑大军中响起一声响亮牛角号,灰色钢铁洪流立即分成三队,左右两队留出正前方贤城步军的五六倍的增幅,迎向赶来的贤城骑兵,后队则与贤城步军保持十五丈的相距,继续前行。

铁戈冷冷地看着秦璋,寒冰一样的眼神中如故没有点儿心思揭示。

三荒之地晴空万里,杀气冲天,一只在满天转体的巨雕也被那即将发生的战火所诱惑,锋锐双眼聚焦在中外之上。

秦璋道:巴赫(Bach)拉铁骑现在未必知晓大家一起的意况,借使她们现在就将我们的步军歼灭,那我们那三千人马一定会撤走。他们理应会尾随在后等待大家会师时再发动攻击,以图全歼我们。

莽莽墨原如一张硕大无比的桃色棋盘,两军犹如黑白双方的棋子,各自形成高低相差悬殊的三块品字形方阵,在没有格子的荒野棋盘上越冲越近。

离虎也拨马靠近道:老夫丝毫不在乎你们的意志力,只是依你们现在的实力根部不能拦截他们的骑兵,除了白白送死外,起不到任何意义。而只要他们发觉大家两军有合营,万一音信随后传入贤城,大家也倒霉交代。

两翼藏青色重骑兵已经抡动钉头流星锤,形成几千个高速旋转的黄色钢铁漩涡,漩涡的着力就是那只可以甩出千斤之力的斗士之手。

铁戈摇头道:大家不死,大家的家眷就非得死。

反正两队身着明光铠甲的贤城骑兵左手屈肘打横,右臂持弩架在左臂之上,虽高速移动,单臂却好似焊在一块,像一把最好沉稳的十字钢枪,枪尖之处就是穿着布袋的弩箭头。

秦璋目光闪烁道:我一心绪解霍斯勒大汗是哪些的人,只是,我们的搭档还未截止。如若你们能引开部分巴赫(巴赫(Bach))拉骑兵,大家那支部队可能还有机会。

或者贤城骑兵发动在先、负重稍轻,与步军距离也较巴赫(巴赫(Bach))拉重骑近,终于赶在两翼重骑的面前接应到贤城步军,这一刻,多个黑白色品字形在相距二十丈时的对面同时拉成一排。

铁戈冷笑道:现在立时撤走,就是你们最好的机会,也是你们唯一的机遇。

双方武装部队的注意力全都在互相之上,无数土灰色的人形小怪物已经追击到了贤城骑兵的身后几丈的偏离。那许多的小怪物个头太小,身形不及草高,只在草中间急迅穿行。两方军队为了速度,都避开了小石子密布的官道,唯有步军在官道上奔跑,而小怪物是在草丛上大夫对着两翼贤城骑兵的追逐,李通和穆塔博的注意力也在正后方的重骑兵身上,导致这一万人正在集结的疆场上,竟完全没有人见状那几个怪物。

秦璋也摇头道:看来你们也不领会,我们贤城护卫队决不允许职责失败,假若现在出逃,咱们所有限支撑的商队迟早要被巴赫(巴赫)拉铁骑歼灭,所以,大家冲出去也是为着那最后世界第一次大战,为胡商撤离争取时间,为了贤城人的得体而战。我们也许早已没有了血气,但胡商们还无法死。

离虎与秦璋分别带着反正两翼,见距离已近到十五丈时同时下令射击,第一支串着布袋的弩箭激射而出,射的不是巴赫(巴赫)拉骑兵,而是战马的前额。纸袋数量少于,仅有几百只,都装备在冲在前排射术精良的骑兵连弩上。纸袋碰撞马前额靠近眼睛部位的护甲时由于巨大的冲击力崩裂,里面的淤泥由于富含水分而飞溅,立刻模糊了战马的一只眼睛。战马全身重甲,眼睛两侧也有护甲眼罩,唯有正前方挡有坚韧的网眼罩,幸免神射手的箭矢专射马眼。能考虑到具备细节的马护甲,巴赫(Bach)拉重甲骑兵已无愧是草原沙暴这几个名称。

离虎接着道:老夫在三荒之地几十年,哪儿有只老鼠都了然得很,从此间向回走七八里,在向西折,有一条路,沿着路向西走,穿过十几座土丘,就进去尖石谷。尖石谷内通道狭窄,谷两边的山坡上一贯碎石,极易设置路障,延误铁甲重骑的行军。出了尖石谷再行十数里,就有一道古河道,若你们幸运,或许找得到基本。然后一起往南南,应该能回来草原。假诺你们比巴赫(Bach)拉早一日回到你们家乡,本场所就大大不一样,如何做,你驾驭了啊?

尚无人想到贤城部队会装上带有淤泥的弩箭射击,若不是机缘巧合,秦璋和离虎也不会想到这几个其实效果并不是很大,也很难改变战局的办法。

铁戈玄冰一样的眼力中到底有了一丝难以发现的情丝,他俯身从皮囊中掏出了一个亮银酒壶。酒壶上有雕刻精美的繁杂花纹,是西域胡人巧匠的大作。花纹之中还有一道深深的剑痕。

几百只由射术极佳的骑兵射出的淤泥弩箭仍然起了肯定的功力,冲在前排的战马总有一只眼无法视物,惊恐急躁,初叶偏离路线或左或右地遮蔽了别的战马的行进路线。从未在快速冲锋途中蒙受怎么样变数的战马来不及应变,纷纭撞在同步,导致阵型一时间多少混乱,速度也满了下来。前边的巴赫(Bach)拉骑兵经验极其丰盛,一见前方受阻纷繁指挥战马减掉一部分进度,向两边分散冲锋。

铁戈拇指推开连着酒壶的酒塞环扣,一股浓烈酒味散发出来。

然而是射出两三箭的时刻,离虎与秦璋抓住时机指挥军马向东北方向努力转弯,边跑边射,引导两翼划着弧形向沙柳林倾向跑去,希望巴赫拉骑兵可以分流追击,使一大半三军能活着逃回沙柳林,那里树林紧密,土地松软泥泞,对阻止重骑兵的深深会有庞大地助手。

秦璋和离虎的肉眼都亮了。

当中步军保持着阵型则倒提长枪,枪尖朝上枪尾朝下而跑,希望当背后战马碾压过来时,靠冲撞力将枪斜撞进土地里,可以刺入厚重马甲要么慢性马速。

铁戈仰首喝了一大口,迎着风,看向升起的朝阳,将酒壶递给秦璋。秦璋松了攥住铁戈马缰绳的手,接过亮银酒壶就是一大口,接着又递给离虎。

那种枪阵防御之术正是离虎独创,反复实战后使用到贤城步军的韬略中,那种战术不仅须要极精确的握枪角度,更需要超强的臂力和碰撞前电光火石的一眨眼间间对机会的把握:高一点,枪会仰起;低一些,枪被超越;早一分,递出的枪尖未接触战马,来不及再发力;晚一分,力量不足以承担战马,不可能撑住。不具超强的臂力,则技术不可能发挥,没有极强的神经,则无从尽力而为。

离虎豪迈大笑,也是一口烈酒下肚,就将酒壶还给铁戈。

贤城人已经将自家的能力发表到极致,可秦璋和离虎都非常清楚,过逝的威慑并未裁减一分。

铁戈却未接过酒壶,他远望东方,良久才道:大家就引兵远走,分散部分巴赫(Bach)拉骑兵,若下次再见,要求拿下你们的人口。

说完那句直截了当的话,铁戈一带马缰绳,向基地走去,手中钢刀一指,一千乌仑部铁骑齐齐催动战马向南面而去。

贤城军士望往东方,狄族勇士正加快速度逆风而去,奔向一个死生未卜的以后。

离虎摩挲熠熠发光的银酒壶,盖好酒塞,抛给秦璋道:沙柳林前列阵。

秦璋眼神仍看向北方,诺了一声,将酒壶塞进马侧的皮囊,催动墨玉飞雪,转身去布署。

李通与穆塔博并排急行,脸上已汗如雨下。身后的贤城士兵一样是汗流浃背,却仍保持队列一声不吭的跟在前面。

黑洲人真是耐力极好,已跑出五六里路却丝毫并未不难疲惫,李通暗暗估算,他们黑洲人在传说的陆上上是还是不是天天都在穷追着草原上的野羊。

十几匹出现在军队两侧的巴赫(巴赫)拉骑兵打断了李通的思绪,让她立时警觉起来。

那些骑兵是巴赫(巴赫(Bach))拉斥候,人马只着轻铠。他们在两侧与贤城步军并行,却一味在弩箭的发射范围之外。

李通明白,那一个斥候就是要给他们造成心理上的下压力,并凭借着马匹的优势可以一贯监视他们的行动,跟着步军到主力那里,将贤城军队真正的意况汇报给领军统帅。

李通回头看千古,比任何草原人都宽阔强壮的巴赫(巴赫(Bach))拉武士们身穿重甲,驱策着比其他草原骏马都宽阔强壮身负重铠的最佳军马—龙卷风之蹄,正在几里外隆隆前行。

一万只沙暴之蹄碾压着墨原,发出咚咚当当的声音,那是重骑们节奏相同步调一致,马蹄齐齐踏地和铠甲同时震动而发出去的声响。若不是为着寻觅铁戈与贤城主力决战,李通与穆塔博的一千余名步军早已被团团围困。

李通下令全军再加速捷度,自己越来越现阶段加力,步幅更大。

贤城士兵领会身后一定有敌军赶来,他们不要求回头,也没必要回头来证实,只是咬紧牙关玩命的提速奔跑。

贤城步军左侧的斥候突然拨转马头就走,李通看去,铁戈超越指点乌仑部骑兵从天边杀来。

斥候一面撤退一面向空中射出火苗响箭。

铁戈立时率队急转弯,往西边远处的荒地转去。

李通对穆塔博道:看来这群狄族人与两位名将达成了共识,在引追兵分散。

穆塔博眼神一亮道:好信息,跑起来都觉着轻松,倘诺他们追兵唯有几千人,我还真想把他们连人带马撞下来!

李通皱了皱眉头道:统领不要急功近利应战,根据安顿,大家先会见主力。

穆塔博大力点点了头,继续前行跑去。

不多时,身后传来隆隆的马蹄声,如万只战鼓同时擂动,接着大地也早先震颤,贤军将士与黑洲壮士马上停步布阵,等待着巴赫拉骑兵的赶到。

三千名巴赫(Bach)拉骑兵人马皆穿戴泛着黑光的重甲,斜刺向南火速而来,擦过贤城步军右翼,沿着铁戈撤退的动向追去,目前时偏离贤城步军不过两三丈,贤城军事无需弩箭,就是用长枪亦可以扔掉到巴赫拉铁骑身上。贤城步军自然不敢贸然攻击,却也感受到了庞大的屈辱和压迫感—那支巴赫拉骑兵对贤城人几乎就是见惯司空,完全不屑于与之应战。

李通紧握着长枪与盾牌,瞧着正隆隆而去的重骑兵,眼中怒火中烧,咬着牙下令道:不得攻击,准备继续开拔。

穆塔博眼神中亦发自出惊恐的眼力,他看来那一个伟人的战马比铁戈部落所骑乘的战马宽出半个身,高了一个头,浑身披挂重逾千斤的青色鳞片重甲,甲片之上还有尖钉优异,像一只大型的血性箭猪。这一个战马十匹一队,马的两侧都挂有铁索,一旦碰上敌阵,就可相互相连,单是那重达几十斤的铁索,在急剧之下给人带来的相撞就可以使脑部破碎。

当即每个武士都比铁戈部落的人坦坦荡荡,他们斗戴连着面罩的铁刺角盔,只暴露淡淡严酷的眼眸。武士身上外罩锁子甲,内穿重鳞甲。如此负重之下,粉粉色死神一般的巴赫(巴赫)拉武士还可以双腿紧夹马肚,身体前倾,如同钢铁浇筑的人一样长在了马身上,在高速的穷追猛打速度中完全没有一丝不和谐的忽悠。武士手上带着环甲手套,右手抓着缰绳,左手上缠着铁链,铁链在手臂上绕了几圈后垂在马侧有规律的振动,铁链末端是一个足有十岁娃儿脑袋大小的钉头锤。穆塔博看不到马的右侧,凭他的判断,在战马的右手一定挂着一把巨大的马刀。

穆塔博脑中时而闪现出这么的画面:无数重甲骑兵铁索相连冲向敌阵,马蹄震动大地扬起台风一样顶天立地的沙尘。他们手中抡动着快速旋转的链子锤,在看似敌方时如钢铁流星般砸出,所击之处土崩瓦解,右手举起巨大沉重的马刀,在铁马冲入敌阵时,疯狂砍杀,血肉飞溅。

他打了个寒战,摇摇头道:黑洲之神在上,想不到你们中土草原上竟有那般可怕的骑兵,同样是狄族人,铁戈部落和他们对待大约就像石头与顽强的分别。我们贤城的弩箭能否射穿他们的铠甲?

李通恨恨地懊丧低声道:八丈之内或能有效杀伤,可是已为时已晚再集体起第二轮齐射。

李通确定三千巴赫(巴赫(Bach))拉重甲骑兵是赶上铁戈,于是变换阵型,神速行军。

太阳已然升起很高,背对阳光的贤城步军看到自己的身形就踩在近日,这一千五百名步军心头都笼罩着病逝的黑影。

她们很了然,还有七千名相同的重甲骑兵正不疾不徐地跟在前边。尽管她们的中将突然更改主意,但是一刻钟就能将步军团团包围起来。贤城步军似乎拼命逃跑的猎物,可生死却一直控制在猎人手里,重临决战是死,与主力汇合也不一定可以生还。尽管那样,长时间处于生死一线的贤城将士和在黑洲新大陆被从天而降的影子火山吞没与魔族侵略的双重灾祸夹击之下,跨越重洋几万里,来到中土的黑洲勇士们,都未曾将绷紧的神经拉断。他们依旧奔跑如飞,向着墨原深处奔跑,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不会告一段落脚步。

休息了几乎半个日子,西镇与护卫队的主力已显得神气十足,再一次卷土重来了体力,斗志旺盛。骑兵主力两千人,背靠向北、向北延伸几十里的沙柳林整齐列队。秦璋与离虎并排远望远方一大片黑云似的骑兵滚滚而来。他们前方不远处就是正力图会见的贤城步军。

胡商首领浑身泥泞气喘吁吁地骑马过来,摸了一把汗水,却把手上的污泥涂了满脸。他顾不得肮脏,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将军,袋子已经准备好了。

秦璋点点头,望着胡商泥泞脸上那双惶恐之极的肉眼,笑了笑,从腰间解下团结的铭牌递给胡商语气平静地道:大家一去未必能回,恐怕要失责了。你们可自去,向东而行,沿途凡是正经城镇、绿洲,见到自己的铭牌,必然会对你们这么些接待。若有人问起,你一定要报告他们,贤城护卫队肯定再一次出现在三荒之地,而且比那支更强硬,更加不可克制。

胡商首领突然老泪纵横,声嘶力竭地高喊:飞血!飞血!

迎着朝阳,两千名骑兵齐齐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