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有些不放心,吸血鬼绑架了美妙的闺女

1.

图片 1

吸血鬼绑架了华美的老姑娘,他大雅的展开了翅膀,戴着假面在旋风中强制少女飞去…诶诶诶,诶你轻点不要咬我的脖子!这是自个儿的痒痒肉啊!

一、

事实上吸血鬼先生也不愿意绑架少女的,不过他的城建没了。明明记得自己很有钱啊,明明记得自己只是受了伤躺在棺木里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摆满了橡木桶,还有奇奇怪怪的人在采葡萄。夭寿啊他冬暖夏凉的地窖居然变成了酒庄地下室,他的城堡居然被人当做了酒庄!

August八岁那年,妹妹十二岁。

愤怒的吸血鬼先生飞上了夜空,抓了个丫头打算吓唬人类还给她酒庄。啊呸,城堡。

“二嫂,我饿了。”他双眼红得发亮,闪烁着野兽的凶光。

可为毛这几个姑娘用关爱智障的视力望着他,还顺带给了她一个摸头杀。那一个眼神…吸血鬼先生发誓可以看出来“你走啊,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

塞丽斯把他抱在怀里,抚摸她柔顺的金发,柔声道:“我去给你找吃的。”

2.

就算姐夫成为了吸血鬼,身体力量得到了巨大提升,可她终究只是八岁的男女,表嫂有些不放心,抱起他,猛地一跃,跳到最高树枝上:“你呆在那时别动,我当下回到。”

“吸血鬼小叔啊,你抓自己也太不划算了吗,我只是城堡里一个穷打工的,你换不回城堡的,还不如回老家东山再起。还有呀,你看我才多大啊,不如养大了再吃?话说您养得起自家呢?我吃这几个的……”

“嗯。”奥古斯吐·温(T·wain)顺地方点头,牢牢地靠着树干。

老大的吸血鬼先生头都大了,明明城堡现主人的姑娘就在不远处,可她偏偏一差二错的抓了个话痨穷小孩。吸血鬼先生想随手丢掉,却被少女识破,反手一把搂住脖子,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塞丽斯跃下,几个闪光,纤细的身形便没有在山林深处。

“疼疼疼,我不丢你了还越发?!”

奥古·斯特(Aug·ust)就那样靠着树干安静地坐着。

“真的?”少女咬破小指,又咬破吸血鬼的,“这大家结血契,以后同血同命,这样您就不可以放弃自己了!”

天空的云散开,一抹月光透进森林,照在他的身上,暖暖的,就类似太阳一样。不过,二嫂说,大家再也不可以见到太阳了,但自己好想再一遍见到阳光啊。太阳一出去,伯伯就赶着牛车去田地,二姑打扫着房间,三嫂跟在二姑后边支持,隔壁的Alan又要咚咚咚地敲着自家的门,喊我出去玩了……

苍白修长的手指勾上温暖柔软的,吸血鬼先生的晚礼服掠过夜空,掠过繁星,也掠过少女的脸。

最近吗,什么都没了,自从瘟疫来了后来,他们一个个都走了。

3.

幼小的奥古斯特缩在树上,陷入了回想。

吸血鬼先生带着少女飞了很久,飞过了食盐掩盖的阿尔卑斯山脉,飞过了薰衣草成片的普罗旺斯田间,飞向吸血鬼的本土。话痨少女俯在她的肩上问东问西的,吸血鬼给他讲族群的野史,他百年前在山谷骑着骏马打猎,却赶上了教廷的吸血鬼猎人,本来吸血鬼先生一挥手就能够让他俩全军覆没,可她看见猎人中有个丫头,他不忍加害却被那姑娘打成重伤,好不不难回到城堡却一睡百年……

树下发出簌簌的响声,二姐回来了。

“其实那时候自己就只喝番茄汁了。”吸血鬼先生有些伤感。

她扛着比自己身体还要大的狼,冲奥古·斯特(Aug·ust)招了摆手。男孩舒展一下肉体,轻松地跳了下来。吸血鬼的肉体赋予了她们有力的躯体能力,让他俩往日孱弱的肌体得以在林英里生活下来。

一只温暖的小手拂过她的脸孔,他觉得脸上的冰冷。自己落泪了?不过,吸血鬼明明是不会流泪的……他感觉到少女把毛绒绒的尾部埋在她的颈窝里,惹得她心中也毛绒绒的软成一片。

“你先喝吗。”塞丽斯宠溺地摸了摸他金色的毛发。

事实上,有个小伙计也还蛮不错的,他想。

“嗯。”奥古斯特望着狼的尸体,伸入手,指甲猛地长长,锋利如刀,在狼的颈部上轻轻一划,血便流了出来,一股浓郁血腥味扑面而来。他本应觉得胸口痛,可内心却极度高兴,喉咙发出类似野兽般的低吼。

4.

她讨厌这种感觉,因为那无时不在提示他,他早就不是人了。

吸血鬼先生带着少女住进了在老家的城建,真别说,少女小伙计还蛮合格的,除了天天都要密切抱抱举高高再带他飞一圈,一做火锅如同要把城堡炸了相似……但就趁机她每一天给吸血鬼烹制蜂蜜加两块方糖的番茄汁,吸血鬼就没人性了。

胃部越来越饿了,他猛地低下头,大口吮吸着,血流进喉咙,流到肚子,流进四肢百骸,身体在喜形于色地颤抖。

祥和的人性真是越来越好了呀,但考虑一只萌萌哒的小姐摇摇晃晃的端着一杯甜蜜蜜的番茄汁,心底真是毛绒绒锕毛绒绒…

二、

那天吸血鬼先生又抓到了在起居室偷吃红油锅的老姑娘,少女腮帮鼓鼓,看着她如同只偷吃花生被捉到的小耗子。

瘟疫还在展开着。

吸血鬼先生胃疼的叹了口气,“不要卖萌了好不好,服了您啊,要不是看您脸颊的痘痘都快冒出来了,我才不想像个老爸一样嘞。”他上前揉了揉少女的毛发,“走啊,端上你的锅,大家出去吃。”

大爷走了,岳母走了,Alan再也没来敲门了,最后,塞丽斯和奥古·斯特(Aug·ust)也奄奄一息。

“不要……”

可是,这几个疯女子来了。她神神颠颠地对着他们笑,笑着他俩发怵。她伸出利爪,表露獠牙,逼近了他们。

“为何?我陪您一起。”

二妹想带着她跑,但是他们都神舞弱了,一步都挪不开。

“太沉了不想端…”

奥古斯都只记得脖子如同被蚊子叮了一晃,然后便被漆黑笼罩了。

………

极度疯女子对他们举行初拥,她的吸血鬼孩子被教廷净化了,她将他们误认为自己的孩子。

面瘫的吸血鬼先生嘴角抽了抽,一把拉过少女,单臂拥住他很小肉肉的血肉之躯,张开像夜一样黑的翅膀。

固然他们最终躲过了死神,却永远成为生活在阴影里的吸血鬼。

干什么是双臂呢?

三、

……因为吸血鬼先生的另一只手,端着一只锅…

“二嫂,我又饿了。”

5.

“你不是刚吃过啊?”

吸血鬼先生合并了翅膀,少女发现她们正停在一棵参天的皇皇云杉上。吸血鬼先生放下少女,让他坐在树梢上,自己单手护住少女,将筷子递给她。

“那是狼血,”奥古斯都犹豫着,研商着语言,“可大家到底是吸血鬼。”

童女吃了一口,忽然落下泪来。吸血鬼先生快捷扳过少女的脸,表情凝重,少女却噗哧一笑,将筷子递给她,“超好吃,你尝一口,只让吃一口啊!”

塞丽斯望着奥古·斯特(Aug·ust)幽深的蔚红色眼睛长期,将她抱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脑部上:“堂哥,你要铭记在心,大家纵然是吸血鬼,可大家以前是人类,每个人都具有亲人、朋友。”她抚摸着她金发,“每一个活着的人的死去,对其外人都是惊人的悲壮。”她的眼眸望着冷冷的月亮,视线就像穿越到遥远的驾鹤归西,那时候,岳丈丈母娘,她和四哥,所有人都沉浸在阳光下。

吸血鬼先生尝了一口,香气在嘴里蔓延……等等他怎么会有味觉?吸血鬼是绝非味觉的!

“嗯,小姨子,我驾驭了。”奥古·斯特(Aug·ust)温顺地将头贴在四姐的胸口,吸血鬼的身体是寒冷冰凉的,可他要么感觉到一丝暖意。

重再次回到忆涌上吸血鬼先生的脑海,浓重甜香的番茄汁,原来她的味觉一向在渐渐上升,但是那么浓重的甜,好像是在掩盖什么味道……

“不过,我要么好饿。”他抬起先,湛青色的眼睛深处似有革命的光。

大妈娘突然吻上吸血鬼先生的唇,少女清新甜美的意味,是吸血鬼先生对味觉最终的感知。

吸血鬼,终究是要喝人血的。

阿姨娘讲吸血鬼先生靠在树上,她的唇被辣油辣的红红的,或者是吸血鬼先生的唇印,又或者…是鲜血。

塞丽斯将唇轻轻贴在他的脑门上:“我会解决的。”

圖源作者

四、

6.

四年后。

吸血鬼先生感觉温馨像是做了一场长长的梦,梦里他相差水晶棺,带着一名吃辣少女回到了邻里。少女调的好一手番茄汁,那天她饮下浓浓的甜番茄汁,少女对她面带微笑,不过手腕上却流出了鲜血,血更多,少女在她怀里倒下,他流着泪吻上了千金的唇…

“堂妹,我饿了。”十二岁的少年放下了书,抬初阶来,看到沐浴在月光下的三姐,金色的长发,湛蓝的肉眼,固然玲珑的身形缩在粗糙的布衣里,也覆盖不了她的美丽动人。

吸血鬼先生睁开眼睛,不,那不是梦。

“好的,你等等。”塞丽斯跳下树,就好像过去一般,多少个闪光便没有了。

他还靠在红豆杉上,身边是姑娘的锅,和一封信。吸血鬼先生颤抖着打开信,痛哭失声。

奥古斯都低下头,继续看书。

小姨娘便是昔日失利他的充裕吸血鬼猎人,她重回教廷后精晓了吸血鬼先生没有害人,她想道歉,可是却发现吸血鬼先生已经陷入了已故,同时,受伤后的团结也不会再长成。她就用那不变的二姑娘容颜,在城堡里,等待了吸血鬼先生百年。

月光照射进林荫中,少年金发白肤,宛如黑夜中的王子。

那天吸血鬼先生醒来,她施法引起吸血鬼先生的专注。

两年以前,四嫂便不再局限在树丛里,平日在夜间摸进城里,在贵族府邸捡一些他们绝不的物件,拿去贫民区卖,倒也能赚点钱。靠那一个钱,他们也买了有的衣裳等生活用品,越发奥古斯特喜欢看书,四姐便平时买书给他。

那天他们定下了血契,以血还血,同血同命。

只要不是不得不生活在夜间,他倒像一个拥有学识的贵族少年一般。

7.

当然凭借吸血鬼的本领,只要不被教廷的神官发现,随随便便偷点抢点钱是很便利的,可是四嫂太善良了,奥古斯都一向放心不下。

他给吸血鬼先生的番茄汁,加了他的血,所以番茄汁才要蜂蜜方糖调味。而唇上的鲜血,连上以前的“番茄汁”,不多不少,正好是千金一半的鲜血。

塞丽斯戴着斗篷,整个身子被装进,似乎融入在黑夜中。她停在一个旅社边,身体闪着波纹,便穿墙而入了。一种幽香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住房的人睡得更深了。

以血还血,以命还命,以我不老人类之身,送你回最初的源点,给你一半人类的血缘,从此你可以在阳光下行路,可以尝到葡萄的芳香,可以像一个人一致,去爱另一个人。

她走到床边,拿出一根针,在人的手腕上轻轻一刺,血便流出来的。

“不过你告诉自己,失去了情人,我该去爱何人?”从普罗旺斯到湖南圣迭戈,从落雪的阿尔卑斯山脉到自身的家乡,世界的天幕都有您的痕迹,而你现在死去,我又能去往哪儿?

看看鲜血,她的双眼泛着妖冶的红光,喉咙忍不住的饥渴,吸血鬼的人体在利诱着她。

吸血鬼先生,或者说,是混血先生,在红豆杉的上方,像失去爱人的人类男性一样,用尽浑身气力,放声大喊。

她定了下神,赶紧用随身的罐头盛着点血,然后伸手在那伤口一抹,伤口便愈合了。

8.

塞丽斯松了口气,转身去下一个屋子。

“喊什么喊,叫魂啊?!”谙习的音响在身后响起,吸血鬼先生错愕的转身,看到了吭哧吭哧爬上来的童女。

吸血鬼是要喝人血的,但塞丽斯只是从各样人身上取一点血,那样便不会置人于死。

“我就是回去喝个番茄汁回点血,哎呦现在虚死了,还好我是不死之身…啊呸,不管不管,反正我是为着救你才成那样的!你得对自我负责!你说,你是以身相许呢,依然以身相许呢,照旧以身相许呢?”

一个寄生虫,喝人血的寄生虫,却尚未杀人。

以血还血,以命还命,只给了吸血鬼先生一半血的姑娘当然不会死去,体质嘛肯定会弱一些,不过没什么啊,她新收了一个当保姆的,是个吸血鬼先生,有个在蔷薇田里的城建,还会单手端锅陪她看夕阳落下。

五、

吸血鬼先生望着少女,突然单膝跪下,执起少女的手,落下轻轻一吻,“遵命,我的主人。”

“奥古斯特,你不可能手染鲜血。”堂姐目光凛然。

圖源小编

她从不见到四嫂发这么大的火,这是几年前她首先次偷偷猎杀被发现。

她备感委屈,却倔强的忍着泪花。

他望着三哥小小的躯体僵硬地形影不离,心中一软,跪在他身边,牢牢地抱着他,这么些团结唯一的二弟。

他用脸摩挲着他的脸:“奥古斯都,答应自己可以吗?别再做那种事了。”

她感觉到肩膀有凉凉的液体滑过。

“那份罪孽,由自身一人承担便够了。”

“嗯。”

从此,他便不再去猎杀,他不想让最疼爱他的三嫂痛苦,自从疯女子被卫生后,就剩他俩八个近乎了。

六、

又是四年。

湖畔,塞丽斯在梳洗肉体。

夜间的水冰冷彻骨,可对此吸血鬼来说没什么。

她看水中倒影,竟有几分陌生。齐腰的金色长发,湛蓝的肉眼,娇美的脸庞,丰韵的身长,就如一朵盛开的花。

水忽地一晃,倒影变成了七个。

他震惊地扭转。—个骑在反动小立刻的少年,黑眸子好奇又不佳意思地闪烁,像误闯入花园的小兽。她不禁地收看了神。直到一阵风吹过,塞丽斯才幡然想起自己赤身裸体。她抓起衣服,三两步钻进岸边的灌木后,呼吸难以平静。

“对不起,我迷路了。看到那里有人,才想问个路。”少年结结巴巴地说。

他肯定是在回看当时的现象。塞丽斯人体发热,如同自己仍被他看着。再多的衣饰,再有钱的灌木也遮不住。

“骗人,这您为啥不吭声,捻脚捻手的!”她忘了和睦也与他对视良久不曾开口。对于他的话,那只是一时半刻片刻。

“我平昔不料到有人会在这里……”

“够了!离开此地!”塞丽斯脸颊滚烫,穿好衣裳仍躲着不敢冒头。

“请相信自己,我不是个歹徒。我、我……我不可以就像此走了!您是何人?是隔壁的人吗?为何自己平昔没听说你?”少年有些语无伦次。

塞丽斯听见马蹄踏近,心无助地坪坪直跳,她犹如忘记自己是个有力的寄生虫,转身就逃。

那少年在轻手轻脚拼命呼唤他,她不敢回头,不敢面对少年的脸,只怕一改过自新,她就再也迈不动步了。

老是半个月,塞丽斯躲在岩洞里,不敢出门,怕再撞见那少年。可他的脸容、他的眸子、他的温度、他的吐息已经全印在她心头,像是闯进了他身边,在他左右。

她眼中无时无刻不有她的阴影。

“妹妹,你方今怎么怪怪的?”

“没、没什么啊。”她多少恐慌。

“大家是家人,没有何样话不能说。”

“哦,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多年来心理不好。”塞丽斯最后如何也尚未说,奥古斯特也并未追问。

可这些夜晚她怎么也睡不着,她故意先在不相干的多少个地点转了一圈,步伐急躁得就如小跑。然后,才像是顺道一样,去往湖边。快到湖边了,她脚步忽又放慢了,怕蒙受哪些。

他不清楚是害怕看见她,仍然害怕看不见他。她差不离就弃旧图新了,可偏偏看见湖边有人影。她的心快跳了出来,摄手摄脚地接近。

七、

“奥古·斯特(Aug·ust),我相恋了。”

“和何人?雅尔曼,照旧Colin?”奥古·斯特(Aug·ust)放下写作的笔,问道。他们都是直接在追求着塞丽斯的寄生虫。

“都不是,他叫索梅德。”

“索梅德?他是哪个领域的?我怎么没见过她?”奥古·斯特(Aug·ust)望着三妹有些躲闪的眼眸,突然,像是意识到了哪些,“他是人类!你疯了!他会向教廷告发你的,你会像姑姑一如既往被卫生的!”

“不,他不清楚自己的地点,就到底明白了。”塞丽斯目光柔和,脸上彰显着美满,“也不会告发的,我深信他。而且大家直接没害过人,你要相信,人和吸血鬼是足以存活的。”

奥古斯特低下头,眼眸隐在影子中。

痴情可真正使人盲目啊,大姐,他是全人类,我们只是吸血鬼,是妖魔,是妖精,他们怎么可能容得下大家。

几日后,奥古·斯特(Aug·ust)借口向书商提交稿子独自一人前往城镇,塞丽斯倒也没狐疑什么,近年来几年,小弟一向连载着小说,靠着精湛的演技,也没令人类书商觉察到那多少个。

那晚,天山未曾一颗星星,唯有一轮皎洁的月亮悬挂于天空,将和平的月光洒满大地。

奥古斯特站在城门前,沐浴着月光,脸上表露迷恋和享受,这感觉就如多年前身处太阳之下一样。圆月之夜,吸血鬼力量最强的每一天,他吸了一口气,背后忽的展览巨大的蝙蝠翼,轻轻一振,身影便鬼怪消失。他曾经查到了索梅德的住处,为了妹妹,只好除去他了,尽管被二姐所怨恨着!

八、

等到奥古斯特回到森林的时候,感到一股极不舒服的气息,他面色一变,快速再次来到他们的宅基地。

密林的树七歪八倒,泥土翻滚着,他们构筑的木屋已经变成废墟,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着,各处可见应战的划痕。

奥古·斯特(Aug·ust)脸色剧变,心中的不安快捷推广,不要,不要,他回顾那多少个疯女孩子死亡的时候。

她闭上眼睛,藏蓝色的气流环绕着他的人身,向四周散落,他的鼻头轻微耸动着,倏地,朝一个方向疾奔而去。

“三姐,醒醒,醒醒!”奥古·斯特(Aug·ust)把塞丽斯抱在怀里,然则却不敢有太大动作。

他本来亮丽的金色长发黯然失色,娇美的面容满是泥泞,玲珑的血肉之躯上满是伤痕,最恐怖是他的胸口有个伟大的血洞,汩汩地往外冒着血,奥古斯特焦急地想用手把血堵住,可血依旧从指缝间不停地外流,那是高雅的能力,阻止着吸血鬼的復苏能力。

“三嫂,大姐。”奥古·斯特(Aug·ust)的响动发颤,那现象曾在她的梦里无数十次的出现,二伯走了,二姨走了,那几个疯女子也走了,全都走了,走了。

她十万火急怨恨自己,为啥不阻碍大姨子接近人类世界,为啥今日要离开!

“额。”塞丽斯发出一声愁肠的打呼,“你回去了哟。”

“嗯!嗯!”奥古·斯特(Aug·ust)狠狠地方头。

“你的稿件通过了吗?”

“嗯!嗯嗯!”

“这就好,那就好”三妹的视力开头涣散,“你到底长大了,未来的路你要一个走了,大嫂无法再照管你。”

“不!堂妹,你会没事的!”

“呵。”塞丽斯咳出一大口血,“不,我了然的,没涉及,人人都会走的,然后我们会在天堂相遇……”话没说完,她嘴角浮起一抹苦笑,人是会上上天的,不过,吸血鬼,恐怕只有鬼世界会收吧。

奥古·斯特(Aug·ust)痛哭流涕,只好五回再一次地点头。

蓦地,塞丽斯想起了怎么,猛地抓住奥古·斯特(Aug·ust)的单臂:“不要,不要杀索梅德!”

奥古斯特一愣,眼神变得抑郁,他逃脱表嫂的眼光,点了点头。

塞丽斯眼神恍惚,没注意到堂弟的神情,见姐夫点头,便放下心来。

她抬开头,晴朗的夜空中,唯有一轮圆月高悬,就接近过去收看的日光一样,那时,有三叔,有丈母娘,她那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月色静静地照在她的随身,宛如拢上一层圣洁的光。

九、

四年后。

一个大公的城建内正举办晚宴,里面歌舞升平,欢声笑语。

一个丫头却脱离宴会逃了出来,她提着裙裾,漫步在园林内,小皮鞋踩在鹅暖石上一跳一跳的,好像调皮的敏锐性。

忽然,她听到了一个温柔的音响,“你是一个人吧?”。

当小姐转过头时,被一双灰色的眸子吸引,好可以的肉眼啊,她那样想着,意识尤其模糊,越来越模糊,只感觉脖子好像被蚊子叮了,痒痒的。

“呵,你还真是温柔啊。”戏谑的笑声响起。

奥古·斯特(Aug·ust)缓缓地把晕倒的少女放在躺椅上,转向那声音的可行性。

这是个性感的农妇,酒绿色的长发盘在头上,黄色的晚礼服勾勒出柔美的人影,尤其是那双暗红的双眼,好像有水在荡漾。

奥古斯特皱了皱眉头,却弯下腰敬礼:“你好,Graff大人。”

那是爱斯贝娜,吸血鬼里的贵族,活了数百年的大人物,但奥古·斯特(Aug·ust)一向不爱好他。

爱斯贝娜迈着优雅的步骤走过来,伏身在那姑娘身上闻了刹那间,夸奖道:“很香的味道,不是啊?”

奥古·斯特(Aug·ust)眉头皱的更紧了。在吸血鬼的圈子里,都知情爱斯贝娜是胃口很好的人。在她透过的地点,总会现出大批量的人被吸血而亡,然后引来教廷的讨伐人士,固然爱斯贝娜总是凭借摧枯拉朽的力量逃脱,但所在地的别的吸血鬼可就要倒大霉了。

奥古·斯特(Aug·ust)迟疑道:“尚美大人,您……”他想阻止爱斯贝娜,如果他的地盘上冒出人被吸血而亡,那么,他就不得不逃亡了,然而,爱斯贝娜却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呵呵。小蝙蝠,我对您的小可爱可不曾兴趣。”爱斯贝娜掩嘴娇笑,“而且,她可要醒咯。”

奥古·斯特(Aug·ust)转身,那姑娘睫毛颤动,好像快醒了,再看爱斯贝娜,却一度破灭了。

奥古斯特想了想,没有离开。本来根据习惯,他喝完血都催眠她们,让他俩失去那段记念,那样,他们醒来只会认为睡了一觉而已,这一次被爱斯贝娜一耽误,没展现急催眠少女,可是,认识一下认同,就作为养了一个宠物吧。奥古·斯特(Aug·ust)揉了揉脸,瞬间换成满脸笑容。

仙蒂本来在晚宴里,不过那一个少爷公子哥们的吹嘘争风吃醋实在让他受不住,于是她偷得一个空,便逃了出去。本来他是想在花园的长椅上看看书的,不过好像听到了如何,然后发现就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等到她醒了过来,恍恍惚惚地看看深沉的蓝色凝瞧着她,她晃了晃头,才完全清醒了,就见到一个妙龄站在她前方,金色的长发,俊美的脸上,还有那香甜的黄色眼睛。仙蒂突然感到阵阵羞意,脸刷的红润。哎哎!我怎么睡着了呢。仙蒂赶紧站了起来,却认为头有点晕,身子一歪。

“你有空吧。”奥古斯特伸手将女孩扶稳,好笑地看着她。

“没没没,没事!”仙蒂语无伦次,怯怯地退了一步,站稳了,做贼心虚似的整治自己的裙摆,眼神左一闪右一闪的,就是不敢直视前方。

奥古·斯特(Aug·ust)越发认为好玩了,他走上前一步,想逗逗少女,却踩到了什么样,是刚刚从少女身上掉下的一本书,他弯腰拾起,却被少女猛地抢去。

“那那那,这是自我的!”仙蒂眼神躲闪,有些强硬地协商,但声音却软软的远非力气。

奥古·斯特(Aug·ust)的笑颜更绚丽了:“《七日七夜》?”然后就看看少女眼睛忽的瞪得大大的,感叹地捂着小嘴,脸却羞得火红。

她用指头了指书,又指了指自己,笑的远大,“那是自个儿写的啊。”

“真的?”少女的眼睛闪着希冀和猜忌,既盼望是真正,又疑心。

奥古斯特闭上眼,伸出一根手指故作高深:“下一章连载的情节,Lancelot将会在教廷合姬儿相见。”

“真的!”纯真的小姐基本相信,那跟他的臆想是平等的,“我叫仙蒂。”她拧着裙摆,有些感动和不安地行了淑女礼。

“奥古斯特。”奥古·斯特(Aug·ust)也还了一个绅士礼,便邀请仙蒂在长椅坐下,和他商讨着书中的人物剧情。

他在数年前投稿了一部小说《海风呼啸》,写的是吸血鬼和人类的故事,在贵族的少年少女阶层引起了不利的感应,可惜被教廷被封了,于是第二部随笔《一周七夜》便只好在不合法传播。奥古·斯特(Aug·ust)这一个年尽管也认识一些生人,但要么第一遍跟自己的读者互换,内心也不禁有点激动,他情难自禁想到,人类,偶尔也是不错的。

“奥古斯特先生,从你的第一部小说《海风呼啸》第一卷《摩黛丝提之钥》早先自己就追到现在,可自己以为,仅我个人觉得,”仙蒂瞥着英俊的小姑娘,啄磨着说话,“《海风呼啸》的结果是否太悲观了些,人类为啥无法跟吸血鬼在一块,我认为卓殊人类尚未背叛吸血鬼,况且那么些不杀人的吸血鬼也挺可爱的。”

奥古·斯特(Aug·ust)的脸冷了下去:“呵呵,你那话被教廷听到了,可是要上火刑架的哦。”他的音响淡漠,“人类啊,呵呵,人类啊。”仙蒂似乎还想说什么样,但望着她的脸色,缩了缩脑袋,终究是没说。

十、

十个月后。

奥古·斯特(Aug·ust)在招待所里收拾着行李,他准备前日就逃跑。

“该死的爱斯贝娜!”他不由自主咒骂道。那十个月里,每个月都有一多少人遇害,初叶镇上的人还未发现万分,随着病逝人数大增,人们渐渐发现不对劲,每个人死因都是失血过多,终于,上个月教廷派来一个神官,爱斯贝娜竟然把人给杀了,那下,激怒了教廷,更大沙尘暴雨就要来了,那里早已呆不去了。

惩治中,他猛然获得一本书,《一周七夜》,他情难自禁陷入了沉思。

从今认识仙蒂十个月以来,他们倒是平日见面,在公园里,在山涧旁,他们探究种种随笔里的人选剧情和造化,商讨着大陆的管工学思潮,钻探着创作手法,甚至他们还预备合著一本小说《山洪》,有时候,奥古斯特不禁想,似乎此直白下去也不错,那也是他迟迟未离开的原故。

“呵,瞧,爱情可真使人盲目啊,它不但害死了四嫂,还想害了自身。”奥古斯特忍不住自嘲道,眼神却日渐变冷,她是人类,我是吸血鬼,大家是不能的。人类可以吸血鬼在共同,天真,假诺她知晓自家是吸血鬼后,可就不会这么说了,只会立即向教会举报,净化自身这一个恶魔。

奥古·斯特(Aug·ust)把书扔到壁炉里,望着它被火焰吞噬。明儿清晨,就做个了断吧,他早就约了仙蒂在老地方会师。

突然,轰隆一声,在他还没来得及跑的时候,房间塌了下去,把她埋了进去。他觉得一股相当厌恶的气息,但相当的精锐恐怖,他赶紧化作阴影,从地下逃窜,但天空立时现身十二柄光之剑,轰在了地上,将他炸了出来。

“原来只是个小蝙蝠。”烟尘中走出来一个黑衣神父,脸色冷峻。他手持一柄长剑,上面闪着柔和的圣光。

奥古斯特跌坐在地上,肩膀上一柄光之剑贯穿着,剑上的高节清风力量正在灼烧着她的身体,他伸入手想把剑给拔掉,但手还没接触光剑就暴发滋滋的融化声,他一咬牙,猛地握上去,把剑拔掉,手已经血肉模糊。

黑衣神官提剑,空中又并发十二柄光剑,凌厉而下,而奥古斯特只好绝望地望着。

“呵呵,柯勒烈神官,你不是来找我的嘛,怎么打起了小蝙蝠。”空中出现过多血色的蝙蝠,急速笼罩了半面夜空,有些依然扒在光剑上,在难听的失眠声中,竟然把光剑给啃食了。

“小蝙蝠,你要么快逃吧。”爱斯贝娜款款而至。

快跑,快跑。奥古·斯特(Aug·ust)一路狂奔出城镇。血,血,他须求血,他曾经受伤太重了,神圣的力量还在不停地损害他的躯干,就算没有血的话,他活不到次日了。人,人,哪里有人?他的眼眸红得发亮,随处寻找着,他今日所受的伤最少要吸干一个美貌能还原,可是她本就住在城镇边缘,教廷行动前又将人所有迁出去,前一周围仍然没有一个人,扑通一声,他倒在了地上。

“奥古斯特先生?”

本来奥古斯特不知不觉已经跑到了和仙蒂约定的地点,他抬起先,看到了仙蒂有点着急和惊疑的眼神,呵呵,当初预留他果然是正确的。

奥古·斯特(Aug·ust)舔了舔嘴唇,感到无比饥渴,他低吼一声,扑了上去,却在半空中跌了下来,他的能力已经耗尽,连扑倒柔弱的人类都做不到了。

“奥古·斯特(Aug·ust)先生!”仙蒂扑了上来,把奥古斯特扶了四起,让他靠在祥和的双肩上。

奥古·斯特(Aug·ust)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扑鼻,他猛地把仙蒂勒紧,锋利的獠牙暴长,一下子刺入仙蒂的脖颈。血汩汩地流进嘴里,如此的清爽,如此的可口,全身都在颤抖,在春风得意。

仙蒂吃痛,却坚韧不拔忍着,她抚摸着奥古·斯特(Aug·ust)的金发,温柔瞧着她:“那样就好,那样就好,即使你能活下来。”

奥古·斯特(Aug·ust)一愣,仙蒂的嗔、笑、喜、怒、哀、愁,一幅幅画面在友好的脑海中连忙划过,他再也急不可待,泪水喷涌而出,他一把把仙蒂推出老远:“滚!滚!你这一个臭女孩子!那么烂的血什么人稀罕!”

仙蒂被生产老远,但却倔强地爬起来了。她从随身掏出一把防身用的小匕首,对准自己的脖子一脸坚决。“你个蠢女子!”靠着刚才喝的那一点血,奥古斯特力量恢复生机了点儿,一把夺下匕首,把他抱在怀里。血的芳香刺激着他,他眼睛发红,獠牙显示,像个恶鬼,可她只是低下头,轻轻地将唇印在他的唇上。

“可自己怎么就爱上您那些蠢女生了!”他吹出一口气,仙蒂便晕了过去。

十一、

沉寂的山山岭岭上,四个身影依偎着。

奥古·斯特(Aug·ust)将仙蒂抱在怀里,静静地等候着。

高尚力量早已将他的身躯给摧毁殆尽了,他的金黄头发已花白,他的挺拔身姿已佝偻,他的俊美面容已行将就木,唯有她的眼眸,照旧灿灿生姿。

这时候,东方忽的一亮,第一道亮光撕开黑夜,太阳出来了。

是有微微年没有见过太阳了啊。奥古·斯特(Aug·ust)坚苦地翻转,吻在晕倒中仙蒂的脑门儿。

太阳照到了他的身上,他感觉到身体神速地融化。那就要走了吗?他回看了二嫂的话“人人都会走的,然后大家会在天堂相遇。”他感到世界变成一道白光,暖暖的,好舒服。二叔从白光中走出,赶着牛车去农田,姨妈正忙着家务。头上传来阵阵暖意,是妹妹笑着抚摸她的头。他听见房门被人敲响,火速忙地打开,阳光倏地涌进来。他眯起眼,看到一个姑娘从阳光中跳了出去,歪着头,看着他笑,于是,他也笑了。

——————

Ps:随便聊聊。一向想写小说,不过拖延症,加上太懒了,手里捏了成千成万几万字的起来,但都是废稿,还不如当年高校在广播站一年写的字多,那时候也写了过多的故事。不过,那时候,时间紧,有些故事有些剧情是有copy的。这篇是14.9.28日的稿子,当时是有参考《今古传奇·奇幻》上的《向日葵》的,原作写的是姑娘和一对吸血鬼姐弟的故事,卓殊很动人,我都看哭了。本篇在有些剧情上是照搬《向日葵》的,也算不得完全原创的故事,但现行也无意改了,只把广播站的AB多人读的格式改成了随笔格式。希望今后能写出更加多的作品吗。

相关文章